中島殘月

奇世俗人

【白鹊】RB-30540124号机器人

--未来AU,私设自己都数不过来,全文共计8668字

--博士和李白已故设定

--真的是HE,拿我的十一张蓝符发誓

--听着这首歌写的,可以说是灵感的来源吧,所以用它做bgm最合适了

医疗司:未来世界中没有医院和医生的概念,只有家家配备的医疗机器人和为机器人设计以及修补程序的医疗司司员。医疗司司员通过对新产生的疾病的研究编写治疗方法的程序,更新至每个联网的医疗机器人,机器人再对用户进行治疗。

1

纪元的4126年。

大型城市的夜晚从来不是寂静黑暗的。即使空中的车寥寥无几,楼房的灯光也彻夜不眠,压过了太空里朴素的恒星。

今夜有紧急的事务,加了夜班,医疗司的老古董才肯放我走。左手腕的原始AI提醒我已经十一点三十分了,也就是说,五分钟后空中巴士的末班车就会绝尘而去。夜里的车站空无一人,于是我加快了步伐,深吸着夜晚有些微凉的空气,在车站隧道里奔跑起来。

踏上了空旷的车站平台,我发现还有大概两分钟的时间,松了口气,将手腕上原始AI的反应器打开,粗略浏览了最近的新闻。类人机器人马上要被集中处理了,政.府公告里这样写着,关于这事的新闻最近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尽管和我没有多少关系,但想不知道都难。

类人机器人,就是完全AI,即能够完全复制人类情感和思维的机器人。和只能复制部分思维的原始AI不同,它们(或者说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和人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它们可以靠人类的食物生存,可以和人类正常交流、共同生活,在学习能力上甚至远超人类。它们与人类的不同,是不能进行全新的创造。

我见过的完全AI很少,因政策的限制,在四百年前完全AI就被禁止生产了。我的历史学得并不好,禁止生产可能是因为五百年前的人机大战,虽然人类最后将完全AI基本销毁,但损失也是惨重的。现如今存在的完全AI都是在战后植入了新的管理程序、对人类没有危害的机器人。

而最近几年这些机器人开始蠢蠢欲动,甚至成立了几个机器人团体,危机司开始防范。集中处理的提案在最近得到了议会的通过。

“为了防止数百年前的悲剧重演,当局决定将现存的类人机器人全部销毁。”公告里是这么写的。我关上了原始AI,没来由地叹了口气,看着末班车的鹅黄灯光缓缓靠近,走上前。

2

末班车开动的时间临近午夜,这辆巴士也并非热门线路,于是整辆车里只有两个人。除我之外的那个棕发男人,在我上车时就安静地坐在那里。我还是很吃惊的,在这个时间段还有人乘坐这条线路,况且看这人的装束并不像需要出门工作的人。

他一言不发,望向窗外,车厢内白色的灯光映照在他的侧脸上,仿佛是位独立于世的仙人般。是个好看的人,我想,他的容貌很合乎千年前人们的审美观,当然现在看来也是很不错的。

这人显然注意到了了我的视线,转过头来看向我。稍微有些尴尬,我偏过头去,轻咳两下,希望他没有因此认为我是一个怪人。

好在他似乎并未在意,还轻笑两声,向我搭讪:

--想不到这么晚还有人搭乘这班车,先生是医疗司的吗?

以如此的问题作为对话的开始略有生硬,因为我身上穿着只有医疗司才派发的制服。不过离住所所在的站点还远,找个人聊天总比看一个小时AI腕表要好得多。

--是的,我是医疗司的成员,只是我才被录用,还是个微不足道的新人。

--新人啊,那可要加油了,医疗司里的竞争还是很激烈的,还容易被前辈当成苦力。

这话可是说的一点没错,我腹诽道,没完没了的小型医疗程序修补和市民反馈处理,真正核心的新型疾病研究和新医疗程序编写是我这种新人可望不可即的。

--嗯,是挺辛苦的。那么,你在哪里工作呢?

为了找些话说,顺便错开话题,我只好反问。但只见那人摆了摆头,“哎呀哎呀”地嘟囔了几声,模样很是顽皮。我以为他是不便告诉我,便连忙道歉:

--抱歉,你不用回答我这个陌生人的。

然而他不以为意,只是随意回答道:

--啊啊,并不是这样,我在市里的图书馆工作,只不过前些天辞职了。

市图书馆,那是一个鲜有人光顾的地方,电子科技的飞速发展使得千年前人类就将纸质书淘汰了。说到底市图书馆不过是个空旷的房子,里面并没有多少书籍,现今只能作为一个类似博物馆的地方。

--因为比较喜欢接近过去的工作,所以之前一直在那里当管理员。

怀旧主义者,我定义。很想知道他为何要辞职,但这有关个人隐私,我便强制将心中的疑问压了回去。他看出了我的好奇。

--我是机器人哟,看不出来吧。

这人笑意盈盈地说出了些让人震惊的东西,将机器人特有的颈间印记露出来给我看。但我并不是反AI者,所以也并没有很大的反应。不知如何将话题继续下去,这“人”将在未来的一个星期内“死去”,我并没有办法接上他的话,于是只好静静地看着他。好在他显然有着很高级的智能,明白我无法开口。

--马上就要离开了,所以决定先辞去工作,然后在最后一段时间好好逛一逛。

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仿佛一个星期之后的太阳还能照射到他的身上一般,完全没有将死之人的任何觉悟。

--因为已经这样一人活了很久了,并不会因为死亡而感到悲伤哟。快快收起你那同情的眼神吧,漂亮的眼睛里应当只有快乐的火花才对。

轻佻的发言让我产生了莫名的熟悉感。老实说我并不认为我的相貌有任何过人之处,即使眼睛是少有的绿色,也并没有给人以非常好看的感觉。忽略这意料之外的熟悉,我权当这人只是在破冰罢了。但是这家伙还是在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看,我也只能尴尬地对视回去,感觉自己的脸似乎在微微发烫。

见我这般反应,他终于停止了这次奇怪的对视,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这家伙还是蛮讨厌的,我开始觉得,但不知为何,完全无法对他产生一星半点的抵触,更别提对陌生人应有的防范了。

挂着嘴角那抹足以让女人为之癫狂的笑容,机器人开了口:

--怎么,要听听我的故事吗,没有被任何人记住就死去很可怕的,刚好讲与你听听。

我不置可否,车窗外建筑的灯光就如流星般驶过,将他的眉眼映照得更加好看。他薄唇微启,将自己的故事一点点道出。

3

我是一个完全AI,是最早的那批,早在纪元的3054年就诞生了。制造我的人,名为秦缓,也叫秦越人。他为了做出成功的类人机器人,进行了多次试验,我是第124个试验样本,于是他就将我编成为0124号。后来的几百年,在政.府注册登记的号码RB-30540124,就是因此而来。

我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后,就知道自己是谁了,也凭记忆数据明白了很多事情。比如博士秦缓,是制造我的人,这点我在出生时就知道。我也从记忆里知道了很多在你看来也许很残忍的事情,举例说的话,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只是他人的替代品。

分析记忆数据得出了结论,我的原型是一个名为“李白”的人。你是不会听说过他的名字的,但在我那个时候,他可是个叱咤文坛的伟大诗人,只是他的作品在人机大战时基本丢失了,现世知道他的人,可是没有几个了。这位诗人,是博士的好友。博士那时还不是博士,只是个普通的医生——就是千年之前为别人治疗的人,在治疗人类的诊所工作,和你现在的职业有一点相近。

博士的性格比较古怪,他曾经被自己最珍视的老师——教授他知识的人,背叛过,于是就经常拒人于千里之外。在偶然的一天,他遇见了年轻气盛的文坛新人李白。那时李白不羁得紧,被人围着打了一顿,还好脚程快溜了出来,刚好碰到了深陷被人背叛之苦的博士。

这人遍体鳞伤,博士虽说已经看透了一切生老病死,但毕竟医者仁心,该救还是得救。便把这趴在地上昏倒的人拖回了家,悉心照料。待那李白醒来,询问药价时,博士随口说出了一个天文数字,果然那穷酸的家伙付不起,只好拿苦力顶替,也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博士的助手,博士出诊时也能帮忙看看诊所什么的。

日子就这么过着,两个人的关系也愈发亲密。李白除了忙着诊所的事情,还有时间写写歌颂山河花月的诗歌,投稿到那时候的媒体,也在网络上和纸质杂志上刊登了出来。渐渐地,他的名声越来越大。作为他的朋友和医术高超的医生,博士也渐渐出了名,前来问诊的人也多了起来。五六年后,李白被文坛称作是天才诗人,秦缓博士也被称赞为神医。诊所的规模太小了,来往的病患很多,完全装不下。

博士开始考虑是否要申请进入大医院——就是更大规模的诊所,工作。但是李白似乎并不愿意,因为若是博士真的去了医院,自己就没有办法大部分时间都陪着这位挚友了。

什么?你说这是博士秦缓和诗人李白的故事而不是我的?哎呀哎呀,没有他们的相遇相识哪还有我呀,虽然我知道你很好奇,但是背景故事不看完的话,游戏就算通关也没有意义哦。

啊呀不用道歉啦,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呢?反倒是我,一个快要被销毁的机器人,拉着别人讲自己无聊的记忆数据,才应该不好意思呢。我不太擅长讲故事这种带有太多感情色彩的事情,讲得你昏昏欲睡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那么我继续讲啦。

4

两人之间开始产生了歧意,博士执意想进入大医院,并认为自己现在束缚了李白的发展。可李白则认为,就算无法进入大医院,两人维持着现状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酒逢知己千杯少,损失了这样契合自己的友人真是太可惜了。大不了找一个偏远的城市重起炉灶,过上安稳的日子。显然他们的意见非常非常的不合,于是二人之间开始有了摩擦。

有一天夜里,两位吵了起来。博士并没有将吵架的起因这么细致的信息植入到我的记忆硬盘,大概是因为一件小事吧,结果这两个人便从小事扯到了争端最大的问题上。李白当时很愤怒,似乎是失去了理智,开口就说博士若是去了大医院,便是背叛了他炽热的友谊。博士对“背叛”这个词很是敏感,一怒之下就将李白赶出了诊所。

啊啊,现在看来,这两个家伙还真是任性啊,个性都蛮强硬的,一个触碰了好友的底线,一个放任愤怒到失去理智的好友夺门而去,所以才会造成之后的结果吧。

第二天的早晨李白还没有回来,博士那时也恢复了平静,便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他试图直接联系李白,但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害怕自己昨晚的行为使得自己失去这位好不容易才获得的挚友,博士便开始动用各种关系疯狂寻找。

结果估计你也能猜得七七八八,第二天的晚报上就刊登了“诗人李白逝世,文坛新星陨落”这样的标题。他的尸体在第二天中午就被博士找到了,在郊外一个荒僻的角落,旁边还有好多烈酒的酒瓶。酒精中毒而死,医术高超如博士也无力回天。

再也没有人在出诊后唤他一声“越人”,也再没人与他点灯彻夜长谈。而这一切,博士都归结于自己身上。如果不是他的错,李白就不会死,他是这样植入在我记忆中的。

自那时起,博士就真正成了博士。如果说在被老师背叛后的博士还靠着李白维持着心理的稳态的话,在李白死后,博士就彻底崩坏了,他并不愤世恨俗,也不会毁天灭地,只是将自己关在地下的实验室里,没完没了地进行试验,想将已故的好友复制出来。实验室只有两个换气设施,博士自己调制着营养剂,靠此生存下来,没有离开过实验室半步。在不正常的辐射光照下,他的皮肤变得暗淡,完全失去了正常人类的样子,然而他毫不在乎。我的记忆数据显示,那几年里的他,将这种研究视为了赎罪。

终于在他近乎自残折寿的疯狂研究后,我诞生了。

5

我的思维模式、生活习惯和情感属性,是完全参照博士心中的李白而编写的,也就是说,我和真正的李白可能相差甚远。博士也清楚这点,但他认为这就足够了,死人不能复生,自然之理无法改变。

不过在他心中我仍不是完整的李白,于是他只肯叫我“0124号”。我也知道我只是他的作品,完全是为了他服务的,思维也好,情感也好,只不过是博士给我的一串串数据,是复制于他心中的李白的,本身的我是没有必要来到这个世界的,是李白的存在和死亡赋予了我存在的意义。所以我也不恨李白,没有他何来我。博士的程序设计得很是完美,我个人感觉我的核心处理器和人脑没有任何区别,除了不能进行全新的创作外。

说到创作,这可真是我一生里最遗憾的事情了。明明是大诗人李白的复制体,却一首原创诗歌也写不出,当初我还懊悔了一阵呢,不过后来就渐渐接受这个设定啦。

但是我的感情又是真的,在醒来的一刹那,实验室刺眼的灯光和博士的泪水使我感到又悲伤又激动,这大概就是李白的反应了。但我还是有些茫然,毕竟处理器完全激活是需要时间的。之后我的感情系统完全苏醒,知道了这种情感即为“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在触觉系统完全苏醒后,我感受到了博士拥抱我时微微颤抖的肩膀,不到0.001秒的时间,思维系统便做出了回抱的决定。

啊呀,你说这是电子计算后的结果,不能和人类的情感相提并论。但如果这样想,现在坐在你面前侃侃而谈的我就是没有意识的一堆废铁了哟。虽然很难让你接受,但是不得不说,其实机器人从某种方面来讲是人类创造的一种生物。如果你仍把我看做无生命体的话,那你为何要向没有自我意识的我道歉呢?

是吧,其实人类和机器人没两样。人类也只是一堆细胞的集合而已,细胞有着它们自己的生命,就像我们体内的零件一样,那人类是不是也是一个机器呢?因为成千上万的细胞在规律地运转啊,又凭什么说你的意志是你自己的呢?

诶,抱歉抱歉,说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有点跑偏了,我们继续回到我出生后的部分。

博士在我出生之后终于愿意离开实验室了,他带着我回到地面,找了一处偏远的地方,开始了人类所谓的“隐居”生活。住所靠近一片森林,他的余生就是在那里度过的。其实这个建议还是我提出的呢!因为那时候我怕博士没了精神追求之后就会彻底堕落,所以就靠着他输入的李白的思维模式提出了这个建议。

到住所的第一天,我望见阳光透过密密的树枝倾洒到他的头发上,我忽然觉得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真是太好了,哪怕只是代替一个已死之人。能够陪在他身边安慰着他,这就是我最幸福的事情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收拾行李,将房子装点起来。

后来的几十年里,我们开始自食其力,除了我每天会通过体内的终端接收来自外界的消息,把世界的变化说给博士听外,我们与外界毫无联系。食物可以通过农耕和狩猎,有时博士偷懒,会直接把营养液拿出来当饭吃,当然我不喜欢这样。

我们会在每一个晴朗的下午于森林中散步,感受着微微湿润的空气对肺部的安抚,聆听着林间各式各样的鸟儿歌唱,偶尔他会和我攀谈起来,聊得都是些他和李白过去的趣事。我会说,如果我是李白,我也会这样做。他这时就会被我逗笑,边笑边说因为我就是他根据李白制造出来的呀。这大概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固定玩笑,说多少遍都不会厌烦。

他有一双和你一样翠绿的眼睛,那里面像是有着一个生长着呼吸着的森林。当他笑起来的时候,仿佛夜空中所有的璀璨星辰都在他的眸子里集结了。这也是我为什么千方百计逗他笑的原因。

所以你也要多笑一笑,你的眼睛明明很好看嘛,为什么总是沉默不语呢,这样没有人能够欣赏到你的美丽哟。

你是男的?我当然知道你是男的呀,不过“美丽”这个词可以用来形容任何人呀,至少我的数据显示李白是这么想的。

6

继续继续。

不同于世人对他的看法,博士并不是任何时候都冷酷无情的,他也有感性的一面。每年到了李白的忌日那天,他都会比往日难过一些,也会更多地找我谈话。那时我极力装作李白,博士也以对李白的方式对我说话。但我还是清楚得很,在他的潜意识里,我仍然不是李白,尽管我和李白长得一模一样,声音也相差无几,思维和谈吐之类也没区别。在他心里,我也始终只能是个替代品,那时的我这样悲伤地想。

那时候的博士会很温柔,他甚至会抚摸我的脸庞和头发。尽管岁月流逝,但我仍记得他掌心的温度。

日子也就这样过去了,你知道的,尽管医疗技术飞速发展,人类的寿命也终究不敌机器,何况博士的身体状况本就不好。在他临近百岁的一天,他感觉他要离开了。

那时的他可以说是老态龙钟,只能整日坐在住所里一个在下午能晒到太阳的躺椅上。他用几乎听不见的沙哑声音唤我过来,我牵起他的手,他稍微往上坐了些。努力睁大已经不再澄澈的浑浊眼睛,静静地看着我。

尽管那对眼睛已经昏花,不再有森林和星辰,但我在其中,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看到了我从未变过的,年轻的影子。

他笑了,这件事似乎花去了全部的力气。他开口,用细微沙哑的嗓音说道:

--0124,我从来不觉得你是他。

我点点头,这点我还是深有自知之明的。

但他又接着说出了让我一辈子都没有从记忆硬盘里清除掉,直到被销毁的那一刻都会铭记的话。

--你也不是他的替代品,你就是你。

这句话让我本能够高速运转的系统出现了瞬间的当机。因为在很久以前,我的记忆数据数据就告诉我,我是李白的替身,是一个傀儡,我不会有心,所有情感都来自数据的计算,我不是人类。

但是那时,我动摇了,博士撼动了我存在的意义,改变了我的本质。人类是善变的,也许他曾经认为我是好友的替身,但他变了,他那时说我不是李白的替身,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也就是为何我如此坚持的认为我是一个生命的缘故。

博士离去了,最后他说了一声“谢谢”,就合上了眼。

我在那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情紊乱,那时感情系统给我带来的“悲恸”的情感。生理盐水从我的双眼中流出,我开始捂脸哭泣。直到现在我也还铭记着那种感觉,左胸处本应是人类心脏的地方隐隐作痛。

让我的左胸疼痛的是爱,一种很复杂的感情,或者说是很多很多情感的复合体。后来我也因此震惊,情感系统已经学习到了这样复杂的东西了。在博士去世后将近十年,我才意识到我对他包含的感情是爱,不同于友谊,也不同于爱情。那只是单纯的爱,是深邃的眷恋和思念。这大概是机器人能够达到的巅峰了,也是人类最复杂的情感。尽管我没有心,但我和人类有着同样的情感。

我没有因此而感到高兴,因为死人不能复生,我对他的爱意永远无法传达,这使我更加难过。

你看,你又露出了这样的表情了,我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如果你真的可怜我,那就将我的故事记住吧,这就是我的遗愿了。

7

之后的一千多年,我一直是一个人,但因为情感系统经过了我自己的完善,没有出现崩溃这种失常现象。我也认识了一些和我一样都是完全AI的机器人,他们也和我一样有着自己的故事。有的和我一样是应为某个人类的死亡才诞生的,有的则是因为制作人的孤独才存在于世上的,也有一些曾被当做武器在战争中使用。经过了交流,我发现他们大部分也懂得“爱”这种情感,和人类没有区别。

在人机大战中,我的很多朋友都被销毁了。其实那时并不是所有完全AI都愿意发起战争,事实上,和平主义者占了多数,但是人类却将我们视为一体,开始了类似“屠.杀”的行为。最后人类中产生了一些反抗盲目销毁的群体,可能是因为一些完全AI是他们重要的人吧。

于是像我这样的接收整编的和平主义者就活了下来,孑然一身度过了三百年的岁月。

最近局势很不稳定,完全AI中的一些在度过了千百年的岁月后,感情系统临近崩溃,开始对人类产生威胁。这种事情就像病毒扩散一样的,一个崩溃,其他的也会呼应起来。本来大家对维护情感这种事都是闭口不谈、约定俗成的,现在有人坚持不住了,那么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其他人也开始崩溃。失控的机器人很危险的,人类作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无奈之举。

你问我怎么看吗?

唉,没办法的事情嘛!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能维持这个状态多久,毕竟感情系统的维护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你如果能活到一千多岁你也会知道的。最初的几百年还是很难熬的,接着就会有一段时间的麻木,但是最近我也感觉到自己的不稳定了。

想不想活下去?唔……还是想的吧,活着还会有意识,被销毁的话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能沐浴阳光,也不能看着城市斑斓璀璨的灯光了,还是很可惜的。

不过事已至此,无力回天嘛,就既来之则安之了。现如今我也只能下个星期去机器人管理司报道喽。就算我不这么做,植入在我核心里的管理程序也会逼迫我去的。

这就是我的故事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除了结尾是悲剧之外?

8

机器人始终的唇角始终保持着先前的弧度,仿佛讲述的是他人的经历。

我的AI腕表显示现在已经零点二十分了,巴士快要到站了。

他向我叙述了制作人和他自己的一生,着实感人,有几处甚至让我都有些想流泪的冲动。再悲惨的经历在别人看来都是故事,这点我估计他也知道。我本就不是擅长言辞之人,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

我的心中突然翻上一阵酸涩。

这个机器人带给我的感觉很复杂,或许没有他,我的明天还是会和以往一样,早早上班晚晚下班。但是他和我说他想活下去,尽管他下周必须死去。现在他在我心中就是一个真正的人类,或者说他是超越人类的存在。

他说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他也许见证了很多很多人类的离去,也不差我这一个。

但是我想救他,我听到我内心的声音。

我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我认识这人还没有一个小时,我怎么就会有这样的冲动呢?

--一个星期之后的太阳,还会和今天一样耀眼吗?

我问他。

--啊,这谁说的准呢?

他答道。

不排除他在骗我的可能,说不定这家伙是个欺诈惯犯。但是我此时却只想不顾一切去救他,这很不符合我平时的个性。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一般,他接着说:

--哎呀哎呀,莫不是想帮我,原来我的口才已经这么好了,能够一个小时之内就说服一个陌生人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定定地看向他的眼睛。

--我不想连累你。实际上,一个人的彻底死亡是发生在这世界上没有一人记得他的情况下哟,所以你只要记得我和我的故事,我就还活在你的脑海里哟。

这话听着有点牵强,虽然没什么错处。

9

远处站台的灯光亮了,熟悉的景色从窗外略过。他看向窗外,依旧是那看不出悲喜的微笑。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我还是想知道记住我故事的人的名字。

还是不清楚那种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但是现在,就当它是前世的记忆所致吧。

--扁鹊。

我说。

--我要救你。

我说。

他嘴角的弧度更甚了几分,似乎被我幼稚的想法逗笑了。

--别想了,不可……

--这颗星球这么大,总有一处容身之地。

我打断他。

--你想活下去,而你却要因为不正常的原因死去,医疗司的成员是不能坐视不管的。

--你说你没有心,确实如此。而我有,这是我们最大的区别,也是我们唯一的区别。你拥有爱,你拥有思维。仅仅是因为没有心而不能创造,除此之外你就是人类,你甚至可以靠着人类的食物活下去。

很长的发言,我很久没有对人说这么一长串话了。

--我不想叫你0124

--就叫你太白好了。

他轻笑:

--你和他还真像啊,外貌也是,性格也是,有些时候任性的让人头疼呢。

10

车到站了,他还没有明确意见,而我也完全不想听从他的意见。

拽起他在无人的车站通道里奔跑起来。反正人的一生如此短暂,与其过得平淡无味,不如活成一个传奇。透过通道的透明弧顶,是城市灯光和太空恒星编织出的幕布。长款的制服因为跑动的缘故呼呼作响。

往哪里跑呢?明天要做什么呢?

先去将那该死的管制程序破解掉吧,找那几个喜欢黑掉政.府网站的疯子好了,读完大学之后就很少见面的那几个家伙。

我这样计划着。

恒星和人造光源一样耀眼。

End

大致说明一下这篇奇奇怪怪的文,写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有两个鹊,两个白,这个应该写清楚了。千年之前的李白是现在这个机器人太白的原型。但是千年前的秦缓和现在的扁鹊没啥特别的关系。

“冥冥之中有些联系但现实生活中是绝对没有交集的人“,我是这样设定两只鹊鹊的:P

很玄学是吧,太白的编号也是我玄学乱敲的hhhh

感谢您能看完这篇又莫名其妙又无聊文笔又差的文(╯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