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島殘月

大千世界中的小小蜉蝣

夏目漱石 誓死追随
沉迷刀男
现常居住于安定沼和莓沼中
农药圈中人
接下来请多多指教

【亮良】日月同行 03【半吸血鬼亮×枢机主教良】

这章君主出现有,邦邦超可爱【笔芯

张良不想大张旗鼓地申请马车,所以他想借一匹马。好在小的时候在马厩里当过一段时间童工,对这种充满灵性的动物还算了解。他趁着马童打盹的时候,偷偷在记录簿上将马匹的申请人填成韩信。反正明天他要出使,就装作特使提前把马借走好了。

他偷偷牵过一匹黑马,直接从马厩一侧的门离开修道院。守夜人刚好在换岗,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骑马去市中心要花去一小时左右,张良将身体埋低,尽可能留住身上不多的热量。他甩起缰绳,催促马儿跑得更快些。等到达大教堂时,刚好十二点。他感觉身体要散架了,寒风灌进袍子里的滋味可不好受。他将马牵到教堂后门的位置,不顾守卫充满疑问的眼神,掏出教会的身份证明,表示自己有要紧事。守卫只得为他开门,顺便帮他把马系好。

进了教堂的范围,他拎着麻袋直奔刘邦住处。

刘邦这个时候正好坐在床上熬夜看世俗的侦探小说。

本来张良是绝对不允许他熬夜的,也绝对不允许他看世俗小说。不过张良又不是天天在这里,而且他的言灵也不会神到穿越三十公里盯着自己。

他对此暗自庆幸,这几乎成了他每晚的必修课。

今晚亦是如此,他快看到大侦探击破伪证、串起案件的前因后果的部分了。然而就在侦探命令助手取出能够推翻伪证的材料时,门被敲响了。

刘邦下意识地把书迅速藏在枕头底下,像个小学生一样慌慌张张地躺好,来不及将被子整理成最自然的样子。张良见没人应他,就推门而入,正好撞上了刘邦装作困倦的目光,刘邦看到他抱着言灵之书,心里虚得不行,只能假装很吃惊的样子,哼哼着从床上挪起来。

张良见他这副浅眠被人打断的样子,却又注意到稍有不自然的被子。然而刘邦投向他的眼神真诚而无辜,他甚至能看到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里,闪着湿润的微光。于是他只是狐疑地扫了一眼被子,就直接把麻袋丢在了上面。

“圣父大人,不知您是否知道这袋子的主人。”

他来找刘邦可不只是不想一人熬夜,还因为刘邦有着其他人没有的本事——对亲王气息的了解。

刘邦不是一般人,他曾经是位龙学家,误食了龙血混合的圣水之后获得了不老不死的能力。但据他自己说,是因为当时出现了九星连珠,加上他本人的魔力波动特殊,歪打误撞造成了这样的效果,仅仅食用龙血圣水是不行的。张良对龙学也只是了解皮毛,专业不对口又听他说得有理有据,况且那年是有九星连珠的奇景,就顺便替他保守了这个秘密。

百年的寿命使他见过形形色色的吸血鬼,而其中不乏强大的亲王。很少有人类会有这样的条件和能力能获得这么多吸血鬼的信息。

刘邦拿起放在被子上的紫色袋子,神色微微一变,张良便知道他有结果了。果不其然,教皇又将袋子叠好递还给他,带着略有所思的语气说道:

“我……从未遇到过如此的气息。”

张良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并未怪罪刘邦。刘邦神情愈发严肃,估计是猜到了袋子的来历。思量片刻,他开口问道:

“子房啊,这袋子的主人你见过吗?”

张良摇摇头。刘邦大概是以为这袋子是用来恐吓的吧,所以才面色不悦。

“臣并未遇见,且并不认为这袋子的主人对我们抱有恶意。”

刘邦听了这话,面色稍稍回暖,但还是继续问了下去:

“何以见得?”

不同于对韩信所述的简要概括,张良对刘邦一五一十、几乎一点不漏地讲完了事情的经过,包括把半吸血鬼用言灵之壁锁在房内。

刘邦得知此事,不禁摇头叹气,张良见他好像有方法,便结束发言等他开口。

紫色头发的教皇看向主教怀里紫色的麻袋,提出建议:

“子房,带我去你那。”

张良纵使有再高的智商,这一出也让他稍稍不解:

“……抱歉?您说什么?”

刘邦叹了口气,随即双手捂脸,声音带上了沧桑感:

“唉……你还记得上一次重言出使的时候我也去了吗?”

张良当然记得了,半年前那一次出使正好赶上了教会与王国建交五百年的纪念,全大陆都在欢庆纪念日。刘邦身为教会势力的代表,当然是要去王国参加仪式的。他点点头,示意刘邦继续说下去。

“建交五百庆典的时候,王国不仅有勇者公会的代表,平时不怎么露脸的政府也搞了几个人过来,”刘邦又开始揉太阳穴了,这件事似乎让他头疼,“你刚刚说那个那个半吸血鬼是蓝发蓝眼,脸长得特别好看,身高一米八左右是吧?”

张良“嗯”了一声,随即,不祥的预感从他心中升起。

“啧……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人我见过,是政府的代表之一,叫诸葛亮。”

脊背一凉。尽管这屋子里有炉火,张良还是觉得冷汗淋淋。

王国政府内部都是些老妖怪,个个法力无边的,鬼知道是不是早就解开了他的禁锢,自己确实考虑得不够充分。

这下可好,现在无论如何都得赶回去了。刘邦倒是替他省了不少事,如果那人真在王国政府混过,他的资料想必也不难搞到。但是正因如此,那人现在估计都已经突破言灵之壁了。而半吸血鬼在半夜又会做什么?不用想就知道吧。

现在可没有时间考虑刘邦的判断是否正确了。刘邦翻身下床,抓起衣服就跑到更衣室,不到一分钟便把常服穿好,抓起了自己的佩剑。

二人又牵了一匹马,随即启程,马蹄声混杂着身旁掠过的呼呼风声,将宁静的夜晚撕开一道口子来。

归程快了不少,张良把两匹马都拴在马厩。见他风尘仆仆却又着急的样子,马童被倏地吓醒,往后看去又看见了教皇严肃的脸,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然而刘邦可没有功夫理他,只能摆摆手,就跟着张良直奔塔楼。

到了能够感知言灵的范围内,张良并未发现言灵之壁被强行突破的迹象,不禁松了一口气。

二人跑过花园,眼前就是塔楼了。张良立刻施放解锁咒术,塔楼的大门自动打开,于是马不停蹄地登上螺旋石梯。

跑上二楼走廊的时候,二人远远看见卧室的门紧紧锁着,言灵咒术化作的锁链还好好地呆在门上。于是他们松了口气,缓了缓步伐,小心翼翼地挪向卧室门口。

张良率先上前一步,右手抚在门上。霎时间金光四起,左手捧着的言灵之书被主教释放的魔力波动吹起,上面同样鎏金的文字一点点融化、倾泻而出,将门上的锁链包裹,将它们撕裂、绞碎,化作星辰般的碎光。

门的强化和禁锢被解除了,接下来就是门内的言灵之壁了。

张良上前一步,右手握上因夜晚而冰冷的门把手。

他震惊到毫无知觉,下意识地对身上的人来上一个言灵束缚。

然后他才感觉到额头传来阵阵胀痛。

他把那人推到一边,坐起来,看向教皇努力憋笑的滑稽表情。对方立刻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只是捂着嘴抖动的样子并没有让他的不悦减少几分。

张良扶了扶因为撞击而滑落的眼镜,拾起了掉落地上的言灵之书。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抖了抖袍子上的灰尘。

接着他面色不悦——或者说是杀气腾腾地看向地上被束缚咒捆得死死的人。

对方显然也一脸震惊,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

“那个你……“

“你这家……”

两人同时开口。张良的脸色黑得吓人,一旁的刘邦觉得下一秒半吸血鬼被杀掉也不意外。确实,没有人愿意被凭空出现的人扑倒在地上被迫做出少儿不宜的体位。

更重要的是,一向自信的枢机主教亲眼看着自己的拿手好戏失效,教皇怕是都保不了这个小伙子。

互相打断对方的思路后,主教率先开了口:

“说!你这家伙是怎么出来的,闪身咒语吗?“语气不善,一改张良往日的温文尔雅,反是带着从火药里炸出来的砂子味。一边说着,一边还轻轻抚摸着言灵之书的书脊,仿佛下一秒就要翻书念咒。

半吸血鬼倒是意外地胆识过人,从始至终也只是惊异,竟然一丝惧意都未曾流露。不过他也意识到被言灵束缚住是没法施法的,况且面前的愠怒的人脸色不好,仿佛在说他有一百种方法搞死自己,也只能开口回答:

“……那是我的空间魔法,请不要和低级的闪身咒混为一谈。“啧,不知为何,喉咙有些干渴。

张良揉揉被撞红的额头,不禁觉得心烦意乱,咂嘴。空间魔法……麻烦的家伙……

在一旁看戏看得开心的刘邦意识到无戏可看了,只好用听上去友好些的语气询问,来缓和二人之间的绝对零度:

“那个,你是诸葛亮对吧,是不是在王国政府任职过?“

半吸血鬼将视线转到面容和善的教皇身上,心中微惊,不过面上还是毫无波澜。

“哎呀哎呀……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不要紧张,子房他没有恶意的,“尽可能地无视主教的杀人目光,走近坐在地上的半吸血鬼,蹲下来与他目光平视,“不过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你也知道,我们没法安心地将你放走,所以能请你稍稍配合我们一下吗?”

诸葛亮暗自运力,果然使不上一点魔力来。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时候嘴硬没有任何好处,仔细一想自己也没有犯什么事,身正不怕影子斜。

刘邦见他点头,带着和善的眼神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好在言灵只限制住了上半身,下半身还可以自由活动。虽然姿势不太雅观,但是诸葛亮总归是被刘邦扶上了顶层的书房。期间张良一直盯着半吸血鬼,生怕他整出什么幺蛾子又跑掉。

进了书房,诸葛亮还是很惊讶的。

小小的塔楼里居然藏着这么多的书籍。

客观来讲,塔楼一层所占的面积不大,一楼是杂物间,二楼只有卧室、盥洗室和更衣室,三楼则是用来放置魔法道具的仓库楼层,而四楼则整层被改造成了书房——或者说是一个小型图书馆也不为过,放眼望去藏书量肯定破了五千大关。一排排整齐的书架中间留着稍显狭窄的走道。

张良将油灯放在窗前书桌上,鹅黄色的灯火让整个书房充盈着静谧。接着他拍了拍书桌后的临时床铺,把袍子脱下挂在椅背下,捧着言灵之书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颇有些审讯的味道。

刘邦点完炉火,把椅子拉到诸葛亮旁边,示意他坐下,而后长腿一蹬,坐上了桌子的边缘,笑意盈盈地看着半吸血鬼。

坐着匀了匀气,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张良清了清嗓子,发觉喉咙干涩,但他懒得去管:

“抱歉,刚才是我失礼了。诸葛先生,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您知道吗?”

尽管装上了敬语,刑事逼供的气氛仍然弥漫开来,诸葛亮撇撇嘴:

“并未,无缘无故被抓到教会来,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张良冷哼一声,诸葛亮以为他不相信自己所说,然而他只是摇摇头:

“并不意外,只是徒增难度而已,毕竟您当时在那种状态下……”

诸葛亮挑了挑眉,适宜地提出自己的不解,张良自然也读懂了他的表情:

“……您是被人放置在修道院外的,初步推测应该是为亲王。我发现了您,与同伴将您安置于此。因为您的身份特殊,才不得已层层保护,望您谅解。”

嗯?身份特殊?王国的公务员到了教会要被关起来吗?诸葛亮又气又笑,又不由得深深叹气。刘邦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下,用放缓的语调轻声询问:

“莫不是你……还没有察觉自己变成了半吸血鬼?”

时间好像停止了一瞬。

诸葛亮头脑飞转,努力检验与消化这条信息。

难怪自从见到了教皇和主教后,就有一种莫名的饥渴感,虽然不强烈,但也能解释成吸血鬼面对人类时的反应。原来这就是饥渴反应的感觉啊,只有在亲身体验之后才能真正了解,学术的本能使他记下了这种感受。

他若有所思,眸子一暗又一明,而后抬起头来,示意主教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张良面上不说,心中还是微微赞叹的,不愧是王国政府成员,分析和适应能力都强得可怕。若不是被人祸害成了半吸血鬼,自己还真想挖个墙角。他又见诸葛亮眨眨眼,唇角上扬而又不失凌冽之意: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然而我本人并未被人初拥的记忆,在这里醒来之前我正走在夜晚王国都城的街道上,经过一条巷口而后失去了意识。”

张良闻此立马向他核对时间:

“先生可记得那日是何日?”

“应该是九月二日,怎么?”

主教把翘着的二郎腿放了下来,而后十指交叉放在腿上,略带深意地开口:

“今天是十月五日。“

一阵沉默。而后刘邦站起,总结讨论的结果:

“已经很晚了,今天先到这里,连夜调查的意义不大。我们现在知道的是,诸葛先生被疑似亲王的人丢在教会门口,并且失去了一个月的记忆。而最有可能的袭击时间点是九月二日晚上,地点是王城街道的巷子口。之后的工作等到明天再说,白天调查起来也方便。“

张良认同,三点了,最好还是好好休息。他从床上站起来,想将诸葛亮带下楼,却被刘邦拦下。最后二人决定由教皇看护脆弱的半吸血鬼,而主教在书房休息。

心中突然泛起一阵感动,刘邦今晚的表现让张良欣慰不已。就算平日再怎么不好好工作,关键时刻还是非常靠谱,瞬间对刘邦的好感度上升了不少。

束缚咒早已失效,但诸葛亮并未有任何逃跑的举动,想必已经默认了合作。就算自己不再施咒,想必他也不会跑路。

刘邦抱来一套床具,打算在楼下打个地铺,随后领着诸葛亮下楼。张良随后便关上了书房的大门,走回床边换上宽松的睡衣,又熄了油灯,便倒在床上。把被子向上提了提,他侧过身来面对窗户的方向,疲倦地合上了眼。

头疼,熬夜的感觉着实不好。今天还没有做夜祷,但是神明也会体谅自己的不适吧,想着些不沾边的事情,他陷入一个又一个黑甜的梦中。

Tbc

感觉水了三章未进入正题,看来真的开了个大坑:)

下个星期英语test week数学大考物理化学实验考试:)

所以下下个星期的更新……我尽量【土下座】

在学校的王者社团里认识了一个玩邦哥的妹子,用的德古拉皮,她的好朋友用的主教良,所以我就用了小天才,两位人都好好啊。

邦哥太暖了,每个刘邦玩家都是温柔的人❤

————————————自己很想写写的东西——————————

两位终于在意识清醒的前提下见面了

小天才给良哥的第一印象不太好呢。不过两位很有缘分啦,闪现出门正好撞上人的几率其实很小啦,虽然小天才位移很多很多……

良:所以说我讨厌有位移的法师

亮:……可是前辈你有控啊【委屈巴巴】

净化和闪现,只能选一个呢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