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島殘月

大千世界中的小小蜉蝣

夏目漱石 誓死追随
沉迷刀男
现常居住于安定沼和莓沼中
农药圈中人
接下来请多多指教

【亮良亮】对数螺线【教师节贺文】

食用注意:

其实我是只吃亮良的,但这篇确实是无差

转校生亮×数学老师良

只是我心中的、关于老师和学生的一个小故事而已。



张良接手这个班级短短一周后,就有了个变数。

原来的老师休产假去了,据说要去当全职太太。早在上个学期期末,他就接到了学校的安排,天知道学校为什么要让一个入职一年的新人教师接替班主任的空缺。

开学第一周风平浪静,学生努力调整状态,老师抓紧时间弥补暑假偷懒落下的备课工作。而作为人民教师的模范代表,张良认认真真地做完了暑假的任务,还买了一堆班主任相关的书籍,本以为开学后就不会那么手忙脚乱。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挂着公式化的笑容,合上花名册,转头望向教室门口:

“无缺席。好的,诸葛同学,你可以进来了。”

讲台下,本就有些躁动的学生们更加兴奋了。窃窃私语的声音渐渐嘈杂,而在门外的少年走进教室后,明显扩大开来。

张良无奈,只好清清嗓子示意大家安静下来,随后示意少年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那么,这位就是这个学期新转来的诸葛亮同学,”他顿了顿,转向放下粉笔的少年,“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少年的字迹意外清秀。他不紧不慢地开口:

“我是诸葛亮,请多指教。”紧随其后的是一个恰到好处的鞠躬。

张良觉得他还会说些喜欢的科目之类,便等着他的下文,然而接下来的三秒,只有尴尬的空缺。少年脸上挂着礼节性的笑容,一下将他人推远的那种笑容。台下同学好奇兴奋的目光,亦或是紧张中带有敌意的目光,似乎丝毫未影响少年。

要冷场了,张良只好接下话茬:

“诸葛亮同学刚刚转到我校来,对周围环境可能不熟悉,还请大家多多帮助他,”张良想了想,眼神犀利了几分,接上了一句,“请务必友好相处。”

又转过身来,对着少年指出他的座位,示意他可以坐下了。

少年还是面带微笑,提起书包,走到座位边上,入座。

“好的,今天的早会结束了,请同学们做好准备迎接新一天的学习生活。”张良扶了扶眼睛,不再啰嗦,夹着花名册走出了教室。

瞬间,教室里的同学们不再压抑声音,而是放开了声音讨论起来,或者是直接聚在诸葛亮的座位旁,好奇地发问。

一时间,诸葛亮身旁人满为患。

密不透风的人墙让周围闷热起来,但是少年还是一脸淡漠的笑容。他的同桌顿觉尴尬,眼瞧着下节课的老师要进教室了,赶忙把人赶了回去。

诸葛亮这才侧目看向自己的同桌,同桌发觉了他的视线,亲切地笑了笑:

“我叫刘备……哎呀要上课了,你课本领了吗?”

诸葛亮摇头,从书包里取出笔袋。

“那你先跟我合看一本呗,下课了去找班主任要。”

好人还是多,诸葛亮没有推辞,道谢了之后便翻开笔记本。讲台上,语文老师在努力地维护纪律,好让吵吵嚷嚷的学生安静下来。

 

张良第一节没课,他去图书馆领到了转校生的课本,便在办公室里写写算算,为下周的课准备课堂练习。

下课铃响了,如他估计地那般,诸葛亮叩响了办公室的门,从容不迫地走向他的座位。

“你的课本我拿到了,”张良将课本推到他面前,“那么,第一节课感受如何?语文老师的讲课模式你适应吗?”

少年微微歪脑袋,而后又站直了看向他。初中正是男孩子长个子的时候,诸葛亮虽然略显单薄,但身形修长,张良不得不仰着头才能与他视线相交。

“适应,但是就我个人来讲,更期待老师您的数学课。”

这孩子喜欢理科多于文科,他打听过。张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即又意识到自己好歹为人师表,不能在学生面前露怯,只得敛起笑容,温柔地答复:

“谢谢你的期待,但是绝对不可以偏科,一旦在学习上出现了问题,可以找我和任课老师沟通。“

诸葛亮从始至终都是一副笑脸。在旁人看来,只会觉得这对师徒关系和睦,但张良自己却有些苦恼。这孩子似乎有些自我封闭了,果然……过去发生的事情,很难完全消去影响。

张良推推眼镜,看了看挂在办公室黑板旁的电子钟。快上课了,他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茶,又起身,走到饮水机处续上热水。诸葛亮心领神会,抱起了厚厚一摞课本,准备向他道别。

“诸葛同学,不知道你午休的时候有没有时间?“见他要走,张良赶在他开口前就问道。

银发少年摇头,把怀里的书抱得紧了些:“没有哦,老师是想找我谈话吗?“

 

午休快结束的时候,张良走到约定的教室,诸葛亮已经在那等着了,并掏出了一张纸写写画画着。

张良敲了敲门板,诸葛亮这才抬起头来看向门口的老师。张良向他走来,抓来一把课椅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怎么样,第一个上午过得开心吗?“

诸葛亮点头,用略显轻快的语调回答:

“非常开心,同学们对我都非常热情,“本就微微向上的嘴角弧度更甚,”老师您的课讲得真的很棒呢。“

他这样说着,张良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抓几个眼线好好问清楚转校生在班里的情况。

毕竟是由于校园欺凌的问题才转到这个学校来,特殊关照一定要有。

“老师在想要不要找几个同学好好问问吧?其实真的没有关系,我已经好好记住了全班同学的名字,大家对我都很友善。“少年双目微眯,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我很好不需要您来特殊关照生人勿进谢谢合作“的气场来。

唉,果然特别聪明的孩子很容易不受待见,张良不禁回想起曾经的自己,要不是有几个知心好友护着,自己大概也会变成这幅样子吧。他想了想,没有正面回答诸葛亮的问题,而是注意到他手边的那张纸——一道数独题,果然是这孩子的风格。

这张数独填了一半不到,诸葛亮见老师似乎有兴趣,就把纸推了过去。张良轻笑,拿起一旁的铅笔,笔尖轻点纸面,不到三分钟,就将所有空白填满。诸葛亮接过题纸,扫了一眼,答案完全符合规则。

“如果诸葛同学能在五分钟之内算完这种难度的数独,我建议你可以尝试一下高级的标准数独,尽量以十分钟为目标。”他瞬间觉得自己转移话题的能力满分。

诸葛亮露出了稍稍吃惊的表情,对张良少了几分坚硬的戒备。少年的气场稍微柔和了些,张良迅速换上了知心大哥哥的阳光笑脸,开始对他进行开导:

“之前还不是很确定,现在我才真的觉得,诸葛同学确实十分聪慧呢,能够如此专心地做数独的孩子我还是第一次见。

“诸葛同学也非常有礼貌,这是一个好习惯。对于新的环境,你适应得也很快。如你所见,我也是第一次担任班主任,没有接收转校生的经验。

“但是我自认为,无论是谁,坦率一些总没有错……诸葛同学像是有很多心事而不愿与人谈起的类型。而我作为你的老师,还是希望你能放开了心去和别人交往。过去的事也只能算作过去,如果你有了麻烦,请务必找我,我也许能力不足,但我绝对不会忽视你的求助。“

他顿了顿,开始觉得自己总算有点班主任的样子了。

“谢谢老师,我知道了。只不过老师看上去也是容易隐藏心思的人呢,您觉得呢?“

啊啊,被摆了一道。

张良顿觉尴尬,这话自己真的没法接。况且诸葛亮又好好地加上了敬语,也不能说是没有礼貌。好气啊,但他也只能开口应付:

“……因为我已经是大人了呀,不同的场合要有不同的样子,这可不能算作隐藏自己哦?尤其是工作期间,作为老师还是要好好照顾他人的心情的。但是诸葛同学在我面前不需要刻意藏起什么,因为你是我的学生。“

“这样的吗,我明白了,谢谢您。“显然这种说辞并没有使诸葛亮信服,但是张良不想再跟他聊关于自己的话题了。思量片刻,他直接撕开话题,直击核心:

“那么,之前学校的那些学生,有再找你的麻烦吗?“镜片反光,让他和煦的笑容增了几分认真。

诸葛亮没想到他会直接问起来,也只能说没有。这时候,午休结束的音乐悠然响起。

 

——听说了吗,二班新转来的那个学生。

——诶我知道我知道,长得好帅啊……

——你个花痴脑,就知道看人家的脸。你知道吗,他好像是城北那边转来的。

——诶诶诶,你们在说转校生吗?我也听说了,他貌似是因为那边的不良转过来的……而且我还听说——

——喂你别停啊,插入女孩子的课间聊天还欲言又止的,小心我揍你。

——别别别大姐别,我听说他是受不了长期的欺压,捉弄了那边的几个家里有关系的校霸……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的吗?城北那边可不是一般的乱啊。

——是啊,这人相当厉害,好像是把人骗到巷子里去了,给地头蛇揍了一顿,最严重的那个在医院里关了三个星期。家长们跑到学校来闹事,警车都来了,当时场面十分混乱……你看我这里还有城北的朋友发的照片。而且这小子的计划简直天衣无缝,算起来竟然不需要爸妈担责赔钱。

——这么恐怖的吗,看来人家可不是某个花痴想的那么简单呐,智商与颜值同时在线,想必没那么好啃。

——呜呜,人家就这么一说嘛……小哥哥真的好可怕呀,感觉有些不好接近呢……

——这话我同意,况且说不定城北的家伙还惦记着他,还是不要轻易交往的好。

 

开学已过一个月,学生们基本都恢复了状态。该学习的学习,该颓机的颓机,该早恋的早恋,城南高中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勃勃。

才怪,张良感觉很难受。班主任一点都不轻松,学生之间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来找他商量,跟隔壁班擦出火花的时候还要去应付其他班主任,各科老师反应的、没收心的学生他还要去一个一个聊。

他之前哪干过这个,自从当上教师之后,才渐渐开始收敛自己的脾气,憋屈得不行。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保持了很久的公式化笑容让他的脸都凝固了。

……不过还好,仔细想来,转校生似乎没给自己添麻烦。

他原本以为诸葛亮会是最麻烦的那个,毕竟转校生总是很难融入集体。但实际上并没有,似乎还交到了好朋友的样子,天天跟刘备关羽张飞和隔壁班的赵云混在一起,经常能在走廊里看到他们欢声笑语的样子。自己也去找过他们,大家都说诸葛是个贼拉好的朋友,虽然有时候有点拘束,但也讲义气有爱心。

这样想来真是太好了,果然真诚的友谊是最好的良药。除了列表里最后几个要谈话的学生,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啊!

他做完了自己的思想工作,抬头看表,抓起桌上的笔记本就去参加班主任例会。

走出会议室,手上捏着第一次月考的名次表,又臭又长的例会终于结束了。张良站在走廊上深呼吸,摆脱会议室里沉闷的气氛。

总地来说,学生们给足了他面子。作为普通班,居然能够考到年级第三,让三个重点班的班主任鼻子都气歪了,每每想到这里,他就忍俊不禁。而更令他惊喜的是,转校生诸葛亮直接摘得榜首,这可让校领导都坐不住了。转来之前只是听说这孩子聪明,现在都恨不得明天就让他去重点班报道。

唉,娃还没养大就要送走了,虽然张良心中唏嘘不已,但是也很期待他在重点班的表现。毕竟自己也只是个刚毕业没几年的小老师,教学经验和资源都拼不过那几个老家伙,让优秀的学生接收更好的教育总是没错的。

他把笔记本和名次表放回了办公室,打算去窥堂。班主任例会一般在周五的最后一节课,而这节课学生往往都坐不住,个个归心似箭的,哪还有心思好好听课。

于是他穿过走廊,幽灵一般地出现在教室后门的小窗处。果然,一个个小脑袋摇晃得厉害,恨不得下一秒就抱着书包冲出校门,台上的音乐老师一看底下是这种情况,干脆合上课本开始点播流行音乐了。

 

诸葛亮碰上了一点小麻烦。

本来他转到城南的学校来,是换了手机号,删了社交网络账号,打算一切重新开始的。但还是没想到麻烦来得这么快。

昨天,他在放学路上看到了一个面色不善的人,而且显然是社会上的那种混混。用那种“我就是冲着你来”的眼神盯着他。当时与他一同回家的赵云发现了那人,还低声问他怎么回事,而他只能说是不认识的混混而已,催促着对方加快步伐。没想到,今天早上也遇到了那人,这使他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想来还真是害怕,那些人已经找到自己了,得找个法子安全回家才是,以后可得小心点了,他这样考虑着。而且那人已经看到了赵云的脸,搞不好会连累到他。

他在脑内勾勒出了一张路线图,想着先让赵云换条路回去,自己再想办法联系警察。昨天已经确定了自己的位置,搞不好今天就要乌拉乌拉地堵人了。诸葛亮面色凝重起来,估计了对方堵人的最佳位置。

刘备见他大清早就一脸便秘样,半开玩笑地拍拍他的肩膀:

“诶哟诸葛小哥哥,今早您的帅脸怎么裹着一层雾霾啊,转型忧郁系美男子啦?”

这一拍把诸葛亮给拍了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也只能对同桌笑笑:

“没有没有,这不是晚上就要发成绩给家长了嘛,我虚。”

刘备立马跃起摁住他作势要开打:

“你小子还怕什么,赌五毛你能进前十!不然我就跟隔壁班的孙尚香表白!”

旁边那桌的关羽和张飞齐齐翻个白眼,得了吧您老暗恋隔壁班的母老虎班花这事全年级都知道了还表白什么。

 

总之,现在情况有些复杂。诸葛亮骗赵云说今天放学路上刘备要跟孙尚香表白,让他去把把关,自己有事先溜了,这才把一脸担忧的赵云给支开。

而自己也只能在预算好的那个巷口附近游荡,观察有没有可疑人物进出。以防万一他还带了口罩和鸭舌帽,搞得自己也像个扒手。这条街道治安只能说是一般,平时没有人搞事,但要真干起架来还真没人拦着。

他观察着路人的眼神,果然从巷口附近走来的行人面色都不太好。已经到了,估计人还不少,诸葛亮躲在城中村的居民楼之间狭窄的过道里,从兜里摸出手机,屏幕上出现数个来自赵云的未接电话,他叹口气,打算摁下报警号码。

一只手搭上了他的头,发力,把他的鸭舌帽给扯下来。

粗暴的力道,那人把他推到了墙上,又扯着他的校服领子把他拖到过道外头。一旁早就在等的、看上去像是混混头子的人一见他狼狈不堪的样子,猥琐地笑了笑:

“就这小孩儿?那真简单,这波来钱真快,人家那边有什么要求不?”

旁边看上去精明些的瘦猴接话:

“他们说别弄死了就成,还有小心点,听说这小子猴精,看着别给他报了警,条子来了不要贪赶快跑。”

那五大三粗的老大啐一口唾沫,一把扯下诸葛亮的口罩,见着他的脸,又用恶心人的语调接着说:

“哎呦长得跟个娘们儿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还怕啥报警不报警的,先从身子打,脸最后在弄,非得让这娘娘腔破相不可。”

诸葛亮慌了,现在的局势对他不利,他没想都会有人装作普通路人的样子在巷口蹲他,看来混混里也有高智商的。现在除非有人来救,不然今天是难逃一劫了。

想到这里他释然了些。对方都是成年人,拼体能自己绝对跑不掉,手机也在刚才被抢走了,路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好在没把赵云也拖累进来,不然自己就混不下去了。

他选择保持沉默一声不吭,现在任何举动都有可能会激起那帮疯子的怒意,不如就逆来顺受,说不定他们感觉没啥意思就早早放了他。抓住他的那人把他推出去,他一个趔趄就摔倒了潮湿泥泞的地上,微臭的空气让他作呕,但他还是用手护住了头。

 

办公室已经空了,张良见隔壁班的赵云急急忙忙跑来找他,以为他是来问数学成绩的。

他见黑发少年额前汗珠点点,把刘海都黏在了脑门上,只好转身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他,但少年将他伸出去的手推了回去,又用气喘吁吁的声音说道:

“……老师,诸葛可能有麻烦了,请您务必……”

他说完这句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张良心下一紧,也只能劝他整理思路:

“慢慢说不着急……”

“……他昨天和我一起回家,路上有个看上去像混混的人……他说他不认识就让我快点走,我以为只是一般的无业游民,就没怎么当回事。他今天也是一放学就早早回家了……

“但是我刚刚给他打了五六个电话他都不接,既没有挂断也没有给我回短信……就像没有带手机一样,他从来不会这样。”

张良面色凝重,忙问赵云平日他们是走哪条路回家的,当即查起街区地图,发现了街道与街道之间出现了一片空白,像是巷口一样的地方,他把地图推到赵云跟前:

“不要怕,你先帮老师报警,地址就报这里,然后就不要过来了,老师先去看看。”

赵云仍是一脸担忧,但见老师都这么说了,也不敢说什么,只好站在办公室里打开手机。而张良则是抓起背包就跑,以他人生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学校。

 

诸葛亮感觉自己的胃要被挤出来了,小混混真是狠,在他肚子上踢了两脚自己就遭不住了,他只能不停地咳嗽来缓解腹部的剧痛。

“切,白白净净的学生一点意思都没有,屁都打不出一个,没意思。”

“打人还有钱挣不是很好吗,少哔哔几句。“

眼前一片金星,不知是谁揪住了他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提起,男人身上固有的烟臭味让他本就不清醒的大脑更加混乱。

人渣。他也只能在脑海里这么骂着,人渣。

真是的,自己居然还有心思鄙视这群混混,到底是对谁抱着希望啊。

诸葛亮无奈,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是期待着有谁能来救救自己,尽管嘴还是闭得紧紧的,只有疼痛而带来的闷哼声。

唉,早知道今日会失算,就跟老师商量商量了。可他见张良这几日天天都在改卷子讲卷子,数学成绩报告估计还没写完,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求助。

真是……自讨苦吃?

那群人又对着他的蜷起的后背拳打脚踢,他觉得自己的脊髓马上就要失去功能了,但也无可奈何。

隐约之间他感觉有什么液体洒到自己脸上了,还热乎乎的,是血吗?

但随即一切攻击都停止了。

 

张良赶到的时候吓了一跳,他握着从五金店拎来的撬棍,眼见自己的学生被人围城一圈挨揍,袖子都没挽就直接冲上去了。

一击,见红。

他把看上去像老大的大块头的后背划出了一道血痕,狰狞的伤口上,暗红的液体缓缓流出。

呵,他有些自嘲地笑笑,老了老了,中学那会自己这一击估计能直接把这人打残。

一旁的混混见又来了个人,忙拉着老大退后。张良忙走上前,用身体隔开了诸葛亮和一帮土匪。

他现在是真的很生气了,生诸葛亮的气,生自己的气,更生这帮人渣的气。

教师形象?不存在的。

他推了推眼镜,甩了甩手里的撬棍,把上头的红色液体甩掉了些,又抬头,用自己都很久没有听到的怒音骂道:

“老子的学生,你们也敢动?”

 

诸葛亮稍微清醒了些,疼痛减轻了不少。他撑着地面半坐起来,视线清晰后发现不可能出现的人居然出现了,而混混头子的神情和动作明显很不自在。

张良背对着他,他看不出他的表情,但听见他怒吼了一句,嗯,一句有失风度的话。这下可好,打伤了头头又口出狂言,怕是走不掉了。他看着张良可以称得上是瘦弱的身板,顿觉掉进了冰水之中。

但是出乎意料的,面对暴怒的混混,老师居然毫无惧意,甩甩手中的物理学圣剑,打算接着硬碰硬。

唉,他能看到后头的混混已经把带钉子的木棍掏出来了,真希望老师报了警。

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抓住老师的衣服下摆,示意他赶快跑。

然而张良回过头来却吓到了他。那是他从来没有在张良的脸上见到的表情——盛怒而又带有狂气,死死咬紧的牙根和怒火灼烧的眼神。可记忆中的张良,脸上似乎永远挂着温婉的笑容,和这副样子比起来,不知哪个是真。

张良可没有功夫去理会躺在地上的学生,眼瞧着对面就要打过来了,他颠颠撬棍将它护在身前,准备对站在最前的混混发起进攻。

可就在撬棍呼呼作响准备砸向那人天灵盖时,有人摁住了他。

 

今天真是如梦似幻啊。当张良坐上警车去做笔录的时候,诸葛亮睡倒在他的身上。小孩子虽然被踢了几脚,但好在没什么大碍,去了趟医院好好查了查,也只有些淤青和皮外伤,被叮嘱着好好擦药就好了。反倒是自己,跑过来又士气凌然地揍了一下就觉得有点累了。

赵云终究还是跟着警车一起来了,还带来了刘备一行人,连隔壁班的孙尚香都来了,想必是想给自己作证吧。民警见状也只能哭笑不得地把他们捎来,叫学生们不要乱动,他们也不会针对自己。

他现在也困得不行,人在精神紧绷之后都会产生松懈的睡意。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和人民教师,他还得做完笔录才能回家睡觉。

窗外霓虹灯闪亮,夜晚才刚刚开始。

 

张良知道小孩子,尤其是十三四岁的小孩子,都很喜欢聊些八卦。

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周一回学校全校都知道了,同事纷纷用带着敬意的眼神看着自己,连天天摆臭脸的校长都面色回暖,学生们更将他作为话题的中心,各种跟外校吹上天。

升旗仪式的时候,他甚至能听到队伍里女孩子见到他的尖叫声和议论声。

尴尬,从前好友就和他说过,他长着一张绝对不会让女性喜欢反而会嫉妒的脸,可能是现在的小孩子审美不一样了吧。

这一个上午都过得非常……难忘吧。无论进哪个教室上课,教室里的学生都热烈欢呼掌声欢迎的,搞得他像是个大英雄一样。

午休的时候,诸葛亮来找了自己。他说希望放学的时候能和自己聊一聊。张良觉得甚是欣慰,这一个月以来,诸葛亮虽然还有些拘谨,但比刚开学的时候开朗了许多。估计这次的风波后,这孩子应该能对自己敞开心扉了。

放学的铃声响起,学生一股脑地涌出校门。

二班的教室里很快空掉了,只剩下了稀稀拉拉几个学生在扯皮。张良推门进来他们也不太在意,诸葛亮倒是抬起头来注意到了他。

刘备早就知道老师要跟诸葛亮聊聊,就识趣地拉着关羽张飞出教室,其他学生也跟着溜了,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所以,诸葛同学找我来是做什么呢?“

少年看向他的眼神真诚,吐字清晰地回答:

“我非常感谢老师,如果不是老师及时赶到,我现在可能还在医院里吧。以及,我为自己鲁莽的行为和给您平添的烦扰道歉。还有就是,我向校领导提出了申请,希望以后还能留在这个班里,以后还要叨扰您了。“

少年站直的身子深深弯下,对他鞠了一躬。

张良没想到他还会留在普通班里,摆摆手,让他不要这么拘谨,显然他不只是想和自己谈这个的。

诸葛亮果然还有下文,又直起身来,却换了眼神。

他就像不再隐藏自己那般,直接将疑惑的神情表露在了脸上,张良被他这么一看,有些不自然。少年双唇微启,字字都像是落在他心上的石头:

“那么,恕我失礼了。之前也有问过,老师果然是喜欢隐藏自己的人呀。说实话,老师在救我的时候,完全变了一个人呢,十分帅气又果敢……所以,真正的老师,到底是哪个呢?“

说完之后,少年眉眼弯弯,有些打趣地笑笑,倒是多了几分这个年龄该有的俏皮。张良无奈扶额,这小子果然还是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诸葛同学,你知道雅各布线吗?“

“知道呀,老师您又要强行学术揭过话题吗?“

张良无奈地叹口气,这孩子突然坦率得太过直接,只能继续讲下去:

“雅各布线的特点,你知道吧。

“雅各布当时发现,对数螺线无论怎样变化,其结果都是对数螺线。最后雅各布甚至还让人将对数螺线的公式刻在自己的墓碑上。”

“纵使变化,依然故我。”少年点点头,说出了张良心中所想。

“正是这样,所以老师我并没有去刻意隐藏自己。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在拎着棍子以暴制暴了,说出来你可能会觉得很好笑吧……但那也是我。而为了工资不得不在区领导面前注意言行的我,也是我。而此刻正在和你聊天的班主任,也是我。

“只是我觉得,诸葛同学有时候脱离了自己的范畴。嗯,就是说你有时会在完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刻意改变……或者说是隐藏自己的本意,这样可不好啊。”

诸葛亮作沉思状,半晌又望进张良的眼睛里。湛蓝的水晶里饱含笑意,和窗外微微西沉的烈阳成了对比。

“所谓成长,就是学会做一条合格的对数螺线。”

老师笑着,同样望进他的眸子里,诸葛亮在那眸子里看到了自己仍在慢慢长大的身体。

end


关于二位的性格,我也只能从寥寥无几的语音和背景故事里揣摩,确实这篇文中的二人可能和大家心目中有些出入,致歉。

在我心中,作为老师的张良一定是很得体的。他在学生时代可能会因为智商差距而有些骄傲,但当他真正担起教师的责任时,聪明的他也会立即明白他人的想法,从而让自己能够完美与环境融为一体。而作为“问题转校生”的诸葛亮,可能会因为过度的聪慧而产生对他人的敏感,加上经历过校园欺凌的缘故,他很可能封闭自己的内心。

游戏语音为了迎合攻击的快感,让很多英雄的台词都带上了一份狂气,但是如果写一些日常设定的文,我很难将这样的性格表现出来。

❀❀❀

我真的很感谢我的数学老师,从小学到高中,我有五位数学老师。我的数学真的让人着急,但是我并不讨厌这个学科,正是因为他们的帮助。

而班主任,也确实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一个孩子的性格习惯。我小学六年都是同一个班主任,那位女士鼓励我们多多读书,所以教室里放了一个大大的书柜,大家把各自喜欢的书贡献出来,放在上面。如果不是她,我可能没有现在这么热爱阅读。所以我真的很感谢她,让我看到了日常之内和日常之外的人生。

这篇就是在这样的想法下诞生的,希望不仅是今天,每一个上学的日子,都是教师节。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