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A先生

7.28雅思笔试 就完事了

坐标南极深坑

对充满日常因素的非日常个体很感兴趣?

【亮良】日月同行 04

人活着就是受累。

张良躺在床上这样想着。今早他晚了将近一小时醒来,但他昨晚多修了四小时仙。他的身体在抗拒他的精神,不让他从床上爬起来。最后他的精神艰难地战胜了他的肉体,手撑着床坐了起来。

想了想昨晚发生了什么,又想了想今天有什么烂摊子等着他去收拾。

抓了抓床边,摸到了自己的眼镜,戴上,这才稍微缓过来些。

他下床,踏上自己的鞋子,慢慢吞吞地走向盥洗室。

等他收拾妥当后,他下至二楼,轻叩卧室大门。一阵脚步声,屋内人打开门锁。

张良看着刘邦的大脸,愣了一秒,他以为开门的会是诸葛亮。

刘邦见他一副难以形容又混杂着一丝丝失望的表情,瞬间明白了竹马不如天降这个道理。

不对不对,这种心情更像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教皇难过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相当委屈。

张良自然不愿去细想自己顶头上司的内心活动,而是惊诧于刘邦能够这么早爬起来,他以为好吃懒做的教皇这时候还会躺在地上。

“难得今天您能起得那么早,诸葛亮呢?”

“啊,他出去了,说是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就让他出门左转去花园了。”

白天的半吸血鬼弱化的效果不似吸血鬼那么明显,但阳光对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倒也不怕他逃出去。

张良叹口气,推了推并没有下滑的眼镜。刘邦见自己的任务完成,就取下自己挂在门后的袍子,抖抖,随意地卷在小臂上,摆出一副有事联系的样子向张良道别。

眼瞧着教皇身轻如燕地从二楼窗台跳下,仿佛全世界只有自己是个近战弱鸡,张良无奈地摇摇头。

他打开衣柜,取出一副新的手套戴好,出门。

大步流星地走向花园,半吸血鬼伫立在葡萄架下。前些阵子刚刚收获了最后一期葡萄,于是架上只剩下了绿叶,晨间柔和的阳光被阴翳揉碎,洒在他的身上。半吸血鬼穿着教会修士的制服,张良不得不承认,这幅光景实在养眼。

直到他走近,诸葛亮才从神游状态回归。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怕是都想起昨晚发生的种种,尴尬的气氛弥漫开来。

主教推推眼镜干咳一声,想想人家好歹在自己的地盘上,作为东道主还是应该主动一些:

“……住得还习惯吗?”

一说完这话,张良恨不得用言灵在自己的脑袋上烧个洞,观察一下它的语言功能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话说得跟游手好闲的弟弟进了牢房,家中大哥跑来探监似的。

诸葛亮本来还犹豫着要不要先开口道谢,毕竟人家也算是收留了自己一晚。张良这一句突如其来的尬聊让他忍俊不禁,他看着面色微妙的主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笑出来。张良仍是一副面瘫的样子,但耳尖不可忽略的微微发红,诸葛亮有一瞬间甚至觉得这人真是可爱。

虽然还想逗一逗他,但把人家晾在一边可不好,半吸血鬼双目微眯,弯着嘴角回答:

“承蒙主教大人关怀,完全没有问题。”

张良稍微稳定了下情绪,控制着自己不去翻开言灵之书,面上维持着波澜不惊的样子,还是礼貌地发出邀请:

“不必拘泥于礼节,直呼我的名字即可。那么,愿意和我转一转吗?”

花了一个早上,主教带着半吸血鬼转过了整个修道院。二人赶去食堂吃午饭。

虽说食不言寝不语,但张良仍是无法把精力放在食物上。餐前祷告结束后,他一直在思考目前所得到的消息。

今早他发现,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昨晚他们都以为诸葛亮受袭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但当诸葛亮指着教会的挂历问他为什么今年的二月多了一天的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半吸血鬼丢失的记忆不是一个月的,而是整整一年零一个月的。

细思极恐,鬼知道这一年来诸葛亮碰到了什么。

只能先让他住下,再一起调查了。半吸血鬼对此并无异议,看来也很想搞清楚自己丢失的一年里的经历。

接下来是带着魔力波动的紫色口袋。连刘邦都没听说过的亲王,真是不简单。要调查的东西太多了,与其单枪匹马地像无头苍蝇一样胡乱调查,不如好好研究下如何治好诸葛亮的失忆——就算只能想起来一点也行啊,诸葛亮连自己在政府里头做了什么都记不得了,只有零零碎碎的无用的记忆片段。

主教继续出神,半吸血鬼发觉他的盘子里几乎没少东西。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他只好伸手在主教面前挥挥,让他不要胡思乱想。

张良无语,怎么自己老是在他面前失态,这是什么属性克制吗?他无奈地笑笑,优雅而又不失速度地解决了没有荤腥的教会特供午餐。

下午,修士们上课的铃声响起。二人无事可做,回到了张良的塔楼,开始对目前的局势进行分析。

张良觉得书房里有点闷,就把窗户推开。诸葛亮搬了一张椅子,搁在书桌旁,坐了下来。

不管是吸血鬼还是人,都是如此善变的生物,不久前闹出的不愉快在共同的目标下早已烟消云散。昨晚张良还恨不得手撕半吸血鬼,今天却让人进了自己的书房。平时除了熟人,他极少同意他人进出书房。

他把窗帘绑好,用言灵做了一个小把戏,在绑带的尾部系上了闪着金光的漂亮蝴蝶结。半吸血鬼看他这有些孩子气的举动,嘴角又控制不住地向上弯起。张良倒是不置可否,把茶叶放进茶壶里兑上开水后,他拉开椅子就坐:

“我大致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恢复你的记忆,现在我们所知道的东西太少了。我不能完全确定你的记忆是因为咒术还是医疗手段丢失的,前者我可以尝试补救,但是后者我恐怕无能为力,只能靠你自己。“

说着他又拉开抽屉,把还残留着亲王气息的紫色口袋翻出来递给诸葛亮:

“你先看看这个,有印象吗?“

诸葛亮接过麻袋,将自己的魔力波动释放,合上眼,在冥想中搜寻自己残缺的记忆。

张良或多或少地受到他的影响。昨晚太过仓促没有时间认真记忆,现在他才牢牢记住了半吸血鬼的气息。不同于自己的气息,他的气息少了一丝尖锐,但又不规则了些,是空间魔法的类型。主教决定好好研究一下空间魔法,好让自己更加了解这个说不定是未来队友的人。

放下麻袋,诸葛亮睁眼,感觉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但就是无法完全激活。他把袋子还给张良,组织了一会语言,艰难地开口:

“我应该认识这个袋子的主人,但是我记不起他是谁……啧。“

半吸血鬼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出了如此不耐的神情,张良耐心地示意他不要着急。诸葛亮却感觉这人下一秒就要出现在自己眼前,自己却怎么都记不起他的模样,只是感觉这人十分亲切,并对他没有恶意。

“我过去应该经常和他见面……关系应该不会太差,他大概不会伤害我。“

“这么说,你和他很熟?“

“嗯,应该没错。“

张良捏着下巴若有所思。和半吸血鬼很熟的亲王,八成就是眷属了。而愿意将自己的半吸血鬼交给教会,明明很强大却愿意为了人类隐藏起气息,这位亲王肯定对人类没有恶意,甚至还颇有好感。

对人类没有恶意,还能摸到圣城里来……

一旁的诸葛亮也反应过来。二人同时抬头,眼中皆闪着亮光——这位亲王应该隐居于大陆,很可能还住在教会势力范围内!

谁都没有出声,但却迅速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又惊叹于对方居然能跟自己相比的头脑。

推测到这一步,张良感觉思维豁然开朗——有路子有路子:

“只要你对这人的描述不错,他就应该不难找。“

诸葛亮却不如他那么乐观:

“这个还请放心,只是……“

张良等着他的下文,却见他少有地犹豫起来:

“只是如何?还是觉得海底捞针吗?“

诸葛亮深吸一口气,又缓缓突出,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张良先生……如果这位亲王与我熟识,甚至可能是我的眷属,那么他将我放在你这里,便是对教会有着不小的信任。

“可反过来想,他将我安置于此,必定是遇上了什么事情,让他无法护住我,或是不想让我参与其中……我想,我的记忆很可能是他封锁住的,大概是因为我涉入此事太深。

“这样想来,我们若是要深究,岂不是毁了他的一番好意。”

张良虽然聪明,却有些不食人间烟火,在人情世故方面可没有诸葛亮那么熟练。他倒是没想到这么深的地方,但闻此也不禁动容。吸血鬼向来注重血统和领地,像这么重情重义的亲王可真是没有几个。

“你的记忆,是从进入王国政府不久这个时间点开始丢失的,对吧?那么,如果那位亲王是为了保护你才消去了你的记忆,很可能是因为你在政府里从事的工作与他所面临的困境相关——现在还无法确定你的工作对他的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的。

“总之,你入职后认识了他,甚至熟到了愿意为此事变成吸血鬼的程度,而他却于心不忍,将你关于此事的一切认知消除,又把你放回了安全系数极高的教会。“

诸葛亮点头。张良从纯理性的角度去思考这件事,也不忘把感性的部分加上,实在令他钦佩不已。不过直觉告诉他,主教大人似乎对人际交往并不擅长。

他喝了一口茶,瓷器相碰的清脆声响十分好听,他将茶杯和杯碟放好,陷入了无限的纠结中。

二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最终还是张良起身,翻了翻柜子找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诸葛亮发现里面全是谷粒,他正好奇主教此时要做什么,却见张良转身,背着阳光对他说:

“这样,我们的特使刚刚启程去往王城,我先通知他目前为止得出的结果,让他留心着王国政府的动态,说不定能找到你入职的缘由。但是如果他真的找到了并给我回信,我不会主动告诉你。如果你觉得自己需要知道,我愿意说给你听。“

也许是因为阳光的原因,诸葛亮不太舒服,恍惚间他感觉说出这话的主教,在用很哀伤的眼神看着自己。定了定神后却发现张良还是面无表情,午间的阳光热烈,但洒在他身上的时候又被冷却了下来,细细描摹着他的轮廓。

张良见他没有异议,就转身走向窗口,诸葛亮却又在这时开口:

“先生,请务必告知我结果。“

主教大人身形微微一僵,复又回头,略有些不解。

“既然我有被洗去记忆的资格,那么我就有参与这件事的能力。这件事很有可能牵扯到教会,我还是想尽到自己的责任。“

半吸血鬼的脸上,是略带苦涩的笑容,他复又开口:

“万一遭遇不测,我会完成初拥的最后一步。“

听到这话,张良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他的决心。他已经做好觉悟了,哪怕自己很可能会完全失去人类的身份,孤独地度过千百年的时光。

白发的主教叹口气,手抓着一把谷子伸向窗外。教会里随处可见的鸽子翙翙其羽,一股脑地涌上来。

他在哪之中找到一只纯白色的,将它捧了回来。

讨厌的太阳终于落下。

赵云把窗帘拉开,夕阳最后的酒红也被暗蓝吞噬殆尽。夜晚张开了她巨大的黑翼,将舞台留给了属于黑暗的吸血鬼。

他又叩响屋内的木质棺材,随即棺材盖松了松,木质缝隙摩擦的声音吱呀响起。亲王睡眼惺忪,手扶着棺材边缘坐起身来。

“太好了,我还以为您今天会睡到星光照屁股呢。“

刘备不满地撇撇嘴,揉揉太阳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随即手撑棺材板一跃而出。亲信看着他的王磨磨蹭蹭地换上大衣,又费了老大劲把乱糟糟的头发用施了柔顺咒的梳子梳通,嘴里含着牙刷扎辫子,无奈极了。

他只好在一旁等候,打开怀表,六点半。亲王总算把自己收拾整齐,打开屋子一侧的小笼子,一直肥溜溜的蝙蝠状魔兽——“肥啾“,飞了出来,倒挂在他的大领子上。

“孙小姐已经出去找乔家的次女了,今晚女士有集体活动,今天她应该没有时间找您。“

刘备用手指逗逗肥啾,小家伙把他的领子蹭得皱皱巴巴的,他开口询问:

“子龙啊,教廷特使什么时候能到王城?“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需要四个白天。“

亲王摸摸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茬,深吸一口气:

“唔……那你能在他之前把天书的情况搞到手吗?“

赵云眨眨眼,有些不解:
“可以是可以,但是先生,为什么特使会知道天书的事?“

“因为那个主教——张良,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啊。“

亲王的笑容别有深意,他笑眯眯地望向自己最得力的亲信:

“一个星期,我赌最多一个星期,他就能查到天书是个突破口。“

赵云半信半疑,但还是遵从了刘备的命令。他告辞,收拾一下武器就打算出发。吸血鬼不需要人类麻烦又繁复的出行装备,他甚至只需要舞动翅膀,就能拥有比马匹快上数倍的速度。

亲信带上房间的门,屋内又只剩下亲王一人了。

刘备深深叹气,夜之国的情况不容乐观,已经有较有实力的激进分子在密谋侵入大陆了。先是王国,再是教会……真是希望教会不要让诸葛亮知道这件事,那位主教应该能保护好他。

吸血鬼内部的事情,还是要由吸血鬼自己解决。他将紫色口袋丢到外面,希望主教能明白他的用心,了解了天书的真相后就及时收手,千万不要让诸葛亮再次陷入那种境地……

Tbc

 ————————————————————

君主和大宝备不愧是一家人,赖床的习惯都一样呢【被打死x

之后就要展开另一边的故事线了,“❀”表示教会线,“☪”就代表吸血鬼线。前者是亮良二人的故事,后者涉及的其他角色可能比较多,信云二人也要相遇了。

————————————————————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因为我是想出国的,所以想在十二月份考SAT,所以会非常非常忙碌【下个星期还要testweek

对上个星期没有更新感到抱歉,,,但是以后也不会更得特别勤

感谢阅读,,感觉我非常地不擅长写长篇呢,,,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