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A先生

对充满日常因素的非日常个体很感兴趣?

【白鹊】校园三十题·一

【校园三十题】春季入学式【白鹊】

【根据国情改成了九月一号的开学典礼】

  就像是加速时间的魔法,教室门口的牌子转眼间就从高一变成了高三。

  路过高二的教室时,还能听见老生激动地议论起接下来的开学典礼。但对于高三的他们而言,一切照旧。秦缓抱着全班份的化学卷子,在晨间的光晕里半睡半醒,穿过高三教室旁的走廊。

  他将卷子整齐地码在讲台上,不去理会台下一片昏昏欲睡的脑袋。而后拉开自己的柜子,取出文件夹,再一次向门外走去,他想找一处没有人的安静地方。

  早上有沸沸扬扬的开学仪式,应该是上不成课了。在无人的植物藤架下,他从文件夹里取出了一张稿子,赶工写的,昨晚才知道原本的学生代表病倒了,自己被推为替补,可真是受宠若惊。不过对于已经在学校补了一个月课的他来讲,这也算是一个上午的休息了。

  他忘记带水壶了,算了,也就是个三分钟的讲话,费不了多少口舌。秦缓抖抖手中的演讲稿,默默地复习起来。在他快背完第三遍的时候,音乐响起,他起身,踩着黄黑的落叶慢悠悠地晃进礼堂。

  秦缓很讨厌这种仪式。他听着永无止休的领导讲话,内容乏味,困意十足。可他又是学生代表,必须坐在舞台的角落,别说小憩,就连打哈欠也是杀头罪过。台下,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少数人兴奋地东张西望着,多数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

  尤其是教师座位后的高一座位上,有一人已经当着台上校长的面趴在了小桌板上合眼。不仅睡得相当死,手怎么还搭在前面的椅背上了,你前头可是全校脸最黑的德育处主任啊同学!!!

  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见这人睡姿如此奔放,秦缓在心中嗤笑一声,那人一头乱糟糟的棕毛,手马上就要搭上主任的地中海了,主任一回头怕是要发疯。

  而台上的教师代表总算讲完,结束了秦缓生命中最漫长的三分钟。紧接着就轮到他了,不再关注台下的小插曲,秦缓把演讲稿塞回夹子里,调整表情,好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些,而后拿着麦克风走到台中央,开始他的陈词滥调。

 ——“尊敬的老师和同学,早上好,我是高三一……”

 ——啊啊,棕色的脑袋晃了晃。

——“……新的学年,新的学习任务,大家也需要以全新的心态去迎接……“

——咦,居然能自己醒过来,那可真是了不起。

——“……我们还迎来了高一的新同学,你们就像新鲜的血液……“

——喂喂,醒了就好好坐着,你那个懒腰伸得太显眼了吧。

——“……当你们遇到学习生活上的困难时,可以向高年级的我们求助……”

——啊,我敬你是条汉子,走好。

秦缓用余光瞟见,那人的手在放下的途中,挥在了主任的秃头上。被晨光浸润的地中海锃光瓦亮,在那只手敲击之时,耀眼的光芒炫动了一下。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鞠躬,他将麦克风从架上取下,递还给已在等候的主持人,向座位走去。

不用回头,他百分百确信,台下肯定热闹非凡。果不其然,舞台侧面的纪安一个箭步上前,试图劝说几乎要从座位上跳起来的主任。附近的老师学生就像向日葵一般,头齐刷刷地转向骚乱的中心,有几个还拿着手机肆无忌惮地拍照,咔擦咔嚓声不绝于耳。

而罪魁祸首连忙点头哈腰,又是作揖又是鞠躬的,使出浑身解数想让主任消气。

好在主持人竭尽全力,用声情并茂的音调(秦缓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兴奋到心肌梗塞),迅速把大家的注意力重新引回了枯燥乏味的典礼上。

这也只是个小小插曲,后排的人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前排就安静了下来。

反正事情过去了,就当个笑柄来看,录像里也肯定会减掉这部分,没什么好在意的。秦缓面色不变,继续在旁边当着他的木偶人。典礼末尾的诗朗诵结束,终于到退场之时。秦缓捏着文件夹溜下了舞台。

————————————————————————

我比较懒,,,最近在疯狂练习小天才,下个赛季想上钻,感觉长篇卡得有些困难,,果然还是假期再写【土下座】

于是就写写三十题系列练笔吧,一直想写一点稍微轻松一点的东西。。

【其实就是摸鱼】【土下座】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