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A先生

7.28雅思笔试 就完事了

坐标南极深坑

对充满日常因素的非日常个体很感兴趣?

【白鹊】校园三十题·四

白鹊这对的前文←【校园三十题·二】第一次打招呼 链接附上

整个三十题的前文是羽昭的【校园三十题·三】一起上体育课 感兴趣的话可以戳头像看 不看对这篇也丝毫没有影响

远古巨坑 而且还不是唯一的那个

流水账 写的明明是白鹊主视角却是子休

我爱子休 子休使我快乐

以及和之前的三十题一样 没有其他cp喽

【校园三十题】一起吃午饭(其实和吃午饭没啥关系)【白鹊】

  平静、没有麻烦、离讨厌的东西远远的,这是秦缓最喜欢的生活模式。凭借这样的人生信条,秦缓老早就光荣加入了本班闻名遐迩的夕阳红天团。

  天团的其他成员还有——

  抱枕不离身、文理意向表填一半不小心睡过去被误分到理科班、时常认为自己是一只正在做梦的蝴蝶的学习委员庄周。

  日常缺勤、以机械天才无师自通为借口、实则是在家颐养天年还试图用一个自己组装的智能扫地机器人代替自己上学的公输班。

  三人的生活理念并不相同,但在其他人看来都神秘莫测,其间代沟太深无法交流。于是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便成了others,集体活动都远离尘世喧嚣的那类人。

  而午饭作为学生每日必需进行的集体活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人际关系。于是天团成员们在某一天猛然发现,原来他们一直坐在一起吃饭,只是三人的存在感都低得让彼此忽略不计。不过不久后,公输班断断续续地翘课请假,常态就成了秦缓和庄周相顾无言,安静如鸡地吃着各自的午饭。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实际上是一种自然现象。就算二人没有开口确认,彼此也将对方默认成了“朋友”的存在,尽管秦缓对社交的抵触和迟钝可能会让他一生都无法亲口承认与某人的友谊。

  好在庄周似乎对除了睡觉以外的事都毫不在意,于是今天的二人也维持着奇妙的和谐,在一张桌上吃午饭。

  ——直到秦缓放下勺子,看向斜对面轻手轻脚放下餐盘的人。

  李白把餐盘放在庄周的边上,犹豫着要不要把旁边的学长的头捞起来,他的脸马上就要栽进土豆烧肉里了。秦缓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在桌下轻轻踢了庄周一脚,昏昏欲睡的人犹如脱水的鱼,猛地弹起,倏地把眼睛睁得铜铃般大,手里的勺子当的一声甩到地上,这才发现自己的汤碗旁边多了个餐盘。

  回想起李白再开学典礼上的壮举,这两个人在睡着时都相当危险啊,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好在李白身手矫健,用第一宇宙速度躲过了炮弹般的勺子。

  庄周用两秒钟时间让自己清醒了过来,而后又像没事人一样弯腰钻入桌底,试图把勺子捡回来,却见李白早已把脚边的勺子捡起,捏在手里,走向餐具篮。

  庄周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对面的秦缓身上。还未开口,秦缓就先行解释了起来:

“他问我能不能一起吃,我说可以。”

  庄周眼睑颤了颤,这可真是个大新闻,秦缓居然也有不怕生的一天。他惊得吃了口平时绝对不会碰的青椒,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愤。

  秦缓见他的样子,把勺子放下,望向找不到干净勺子的李白,叹口气:

“唉,他是我的邻居。”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星期五。在结束了开学第一周的疲惫日常后,秦缓拖着沉重的步伐把自行车锁好,困倦地往公寓楼的电梯间走。

  他边走边在包里翻家门钥匙,头顶上的声控灯跟着他的步伐卡擦卡擦地亮起来。走到电梯门前时,如泥鳅般滑溜的钥匙脱手,又掉回了包里,秦缓只好站在门口继续翻,没有注意到电梯已经到了一楼。

  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他下意识地快步往里走,于是就和电梯里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好在那人底盘比较稳,没有往后摔倒,而是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扶正了。

  这一撞可把他原本昏昏沉沉的大脑撞醒了。他迅速后退,带着尴尬的表情看向那个人。

  然后发现,事情远比他能想象得更加尴尬。

  李白站在电梯门口,笑盈盈地看着他。

  之后二人发现他们就住在对门,于是李白高兴地跟他加上了微信,周六又约好了周一午饭时间去找他。

 

  庄周停止了吃青椒的自残行为,连叹气和吐槽的欲望都没有了。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想起上个星期秦缓跟他讲的,在德育主任办公室的奇遇。这两个人只要一碰面就会发生产生尴尬的化学反应吗?第一次李白暴击主任,第二次两个人站在办公室里挨了五分钟的训(虽然对象只有李白),第三次在电梯门口“深情拥抱“。

  而且最神奇的是,秦缓居然连一点排斥的意思也没有。要知道,他可是买面包连店员的手都要小心翼翼避开的人啊。

  秦缓并不知道此刻他坐在对面的朋友在想什么。如果他知道,一定会狠狠嘲笑对方的大惊小怪。用自己刚捏过钞票的手,转头抓起顾客食物的人,难道还不该避开吗?

  两个人相顾无言。直到李白终于拿着干净勺子往回疾步走,举手投足间宛如一只大型犬。

  接过学弟递来的勺子,庄周换上了人畜无害的优等生笑容,客气地道谢。秦缓捏着筷子向这边舞了舞,“庄周”地喊了一声,就当介绍完了。于是李白终于入座,开始往嘴里扒饭。

  青春期的少年能量消耗得飞快,高三的午饭时间又比其他年级稍稍靠后,李白当真是饿坏了,一边跟他们聊天一边风卷残云般扫荡完了整个餐盘。最后,秦缓把筷子放下,扯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对面的庄周也停下了蹂躏剩余青椒的勺子,率先站起来收拾碗筷。

 

  庄周是住宿生,午休时段他一般会回宿舍,秦缓和李白便跟着他晃悠到了宿舍楼门口。

  他们两个走的时候,庄周回头一看,李白好像在笑着对秦缓说了什么。正午的太阳一点不浪漫,直刺得他睁不开眼。

  庄周突然觉得很不妙,尽管阳光扎得他眼睛酸痛,他也依然能辨认出李白的笑容,竟和那个人有几分相似。

  唉。他转过身去,少有的意识清醒了一阵。

——————————————————————————————————

那个人就是徐福。子休作为鹊的朋友,自然是要警惕一切可能会给他带来伤害的人和事。

关于老师傅和鹊的故事过几天写成番外,视角大概是好闺蜜子休。

其实这一篇也就是加紧了一下白鹊的进度,毕竟做了邻居很多事情干起来就很方便了(笑)。

以及不爱吃青椒不是好习惯哦。我超爱吃青椒的,不是很能理解为啥很多人不爱吃,明明好吃又有营养。子休总给我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所以被我强加上了这个萌点【?】。

我好辣鸡哦

最后是征婚求k,这里安卓微信的铂金鹊(满熟练差救世)/亮(满熟练全皮),有没有白/良愿意跟我玩丫。。。

ID维内奇诺弦,如果真的愿意赏脸的话请备注一下是在lof上认识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