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島殘月

犬派

安定、一期、辰砂、秦越人

❀秋田犬是世界的宝藏❀

【亮良】日月同行(半吸血鬼亮×枢机主教良) 01

食用说明:

西幻吸血鬼paro,半吸血鬼与枢机主教的故事,大概是个轻松愉快的长篇吧。奇怪的世界观设定有,请戳头像www

致敏源信息:全篇亮良可能含有少量信云成分,以及微量不影响食用的白鹊成分。邦信良友情向,师兄妹、邦备亲情向,其它cp自由心证。

文笔幼稚行文拖沓错别字满篇。第一次写亮良,还请多多指教。

现已开学,可能周更。坑率不为零,谨慎阅读。

本章内容可能在邦厨看来不太友善,但是我真真真真是为了节目效果这样设定的。君主其实是个实打实的靠谱大佬,真的真的。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开始阅读了。 


日落后两小时,修道院角落的围墙外。

夜晚的阴影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声。两抹漆黑的人形鬼鬼祟祟地贴墙而行,其中一人背上还挂着一个看起来就不轻的大麻袋。不过就算有个大包裹,二人也算是身轻如燕。

没背麻袋的家伙看起来更为从容些,轻车熟路地在前面开路,引着后头的人小心而快速地向前疾走。

到了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前面的人比了个手势,二人随即停下。二人合力将袋子里的东西取出,小心翼翼地将那东西放置在地上。先前背着麻袋的那位不敢大意,环顾四周作侦查状,开始和伙伴做最后的确认:

“喂喂喂,你确定这样就行了吗……“

“怎讲?“

“咳咳……我是说,你真觉着把人搁这就成?不会有什么除了那个主教之外的人捡到他吗?”

那人的视力似乎很好,在夜晚也能够仔细观察周边事物,此处靠近菜园,着实安静偏僻。环顾四周,他仍然心存疑虑。

“在下确信。“

“……你怎么知道?”

“在下连续一周都在此蹲守,那位先生除了礼拜日外每个晴夜的九点左右都会经过这附近,以他的能力一定能探查到陌生人的气息。“

“……所以说你是专业跟踪狂吗!为什么他察觉不出你的气息啊!“

“这个在下自有办法……咳咳,先生请先别在意这个,我们要在他来之前把这位安顿好。“

又是一阵忙乱的声音,两个模糊身影将一个人形的大物什小心翼翼地搁在了修道院围墙外的地上。为了制造出某种自然的效果,还手忙脚乱地捣腾了一会儿,让那人形看上去像是昏倒在了修道院外。

“成了成了,还有些功夫,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先回去了。我可没你那幽灵似的本事不被发现。袋子我一起带走了啊。”

“属下遵命,还望您路上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你还是这么老妈子气。”

麻袋兄的背后张开了一对翅膀状的东西,在月光下透出猩红的光泽来。他提着空麻袋,顺着风向起飞,隐藏自己的气息。

而另一位目送着他远去后,无奈地叹口气,挠了挠头,心里悄悄反驳着他的言论。嘟囔着“明明是您有时候太冒失了”之类的话,选择了一处隐蔽的草丛躲了起来。

夜色撩人。月光为修道院的花园洒上了一层糖霜,愈发显得花朵芬芳甜腻起来。清风徐来,树影婆娑。除却微风吹奏的小夜曲和昆虫的和鸣,四下无声,只剩一份平静祥和。

个鬼。

张良这样想着,抱着言灵之书,步入盛满月光的庭院,花朵甜美的气息丝毫没有让他愉悦起来。一合上眼,眼前就浮现出今天会议发布的赤字报告,和某个不务正业的教皇的事不关己的笑容。

今年是个歉收年,教会领地内外的民众皆受其害。圣城派出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前年的积累可能远远跟不上进度,而可能伴随这样的饥饿年到来的是异族入侵。所有枢机主教都面色凝重地盯着报告上严峻的数字,唯独刘邦笑嘻嘻地翘着二郎腿,丝毫没有任何担忧或是严肃。

啊,真想把那堆报告文件塞进刘老三的嘴。

事实上,如果会议时不是韩信的安抚劝说,他相信自己绝对会这么干的,绝对。

罢了罢了,与其去思考如何让沉迷摸鱼的上司好好工作,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做份规划,调动下各地的余粮,再向王国申请援助,好让教会国土内的人民吃饱。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忽然又觉得人生充满希望。终于应和着美丽夜晚的召唤,深深吐出一口气,抚上了一朵玫瑰。

晚间的雾气让花瓣微微潮湿,柔嫩的暗红色仿佛浸泡在了蜜糖中,亲吻着他的指尖。张良稍稍舒展了紧蹙的眉头,言灵顺从地从指尖流出,铺展开来,细致入微地感受着四周灵动的气息。这是他每个晴夜的必修课,借此能让时常需要精准操纵的言灵之术能够舒缓释放一下,防止过于拘束而造成失控局面,还能够借此对四周的一草一木进行观测欣赏。

正值秋季,十月的微风催开了红衣主教饱满精致的花蕾。一年两次的盛花期也照应着收获季的喜悦,尽管今年的结果不尽人意,但是流传千年的对丰登的祈愿,还是让这深秋冰冷的空气染上了火焰般温暖的味道。

张良将思绪渐渐放缓。人可千万不能跟自己过不去,就算是最最伟大的梅林也是要休息的。他用细不可查的言灵探触着四处的生灵,感受着他们魔力波动。

然而,好景不长。他浑身一僵,立刻警觉起来。

关于美好夜晚的一切都结束了,他想。就算再怎么感受花草令人欢喜的气息,张良的心情也绝不会变好一分。

现在,他站在修道院长满藤蔓的围墙前,并且已经确定自己今晚要无薪加班了。

事出突然,就在张良用言灵与草木交流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异常的生灵气息。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了若指掌,可那丝气息却十分陌生,聚集在围墙之外,尽管并无明显的恶意,却带有死亡和血腥的不悦味道。

那感觉……就像吸血鬼一样。

他立刻进入警戒状态,仿佛刚才没有放松过一般,心中默默念咒,刚才还温润如水的言灵立刻化作一道道坚韧锁链,完全进入备战模式。能够闯进圣城中央教会,出现在大陆最大的、高手云集的修道院外,若真的是吸血鬼,那他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日落之后吸血鬼战力占优势,拖延过久被对方得知自己已经发现了他,会对不擅长正面单挑的自己产生不利。此处又偏僻,鲜少人经过这里,言灵不是人人都能读懂,来不及在开战前召唤强有力的支援。

不如先下手为强,他低语施咒,几条言灵铸成的锁链拧结在一起,形成了一条结实些的大链子,穿透围墙朝目标甩去。与此同时,一个闪身咒语将自己传送到了墙壁外。

来不及多想,对于被言灵死死束缚住的吸血鬼,他甩手就想施一个侵蚀咒语。但在看到被控制住的目标后,他瞬间刹车,停止了心中默念的咒语。

在他面前,一个蓝色头发的人被言灵锁链绑着,但却并不如他所想得那般全力挣扎试图脱出,而是……睡着了。

看起来睡得还相当沉,大概是昏过去了,丝毫不知道自己差点就要见上帝……啊不,见撒旦了,吸血鬼可是恶魔的一种啊。

不对,不对。他感觉这人身上的气息有些许不对劲。如果说他仅仅是个吸血鬼的话,身上人类的气息又太过明显,但身上同样有着只有吸血鬼才有的特殊气息。张良只得走上前去,伸出右手碰触那人的眼睑,轻轻将眼皮拨开,便瞧见了如海般深邃幽谧的灰蓝色。没有看到吸血鬼标志性的红眼睛,张良又抚上那人漂亮的唇形,被黑色手套包裹的拇指伸入他的口中,触碰到了尖锐的虎牙后又立即缩回。

可以确信,这家伙是个半吸血鬼。完成了初拥换血却又未食人血的生物。也是人类变成吸血鬼这一过程的中间产物,更是整个变化过程中身心最脆弱的阶段。

张良有一瞬间的意识混乱,这幅景象既不合理,也确确实实出乎他的意料。随即他迅速开始头脑风暴,思考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半吸血鬼出现在圣城修道院外的合理性。一般来讲,脆弱的半吸血鬼会被眷属保护得很好,在身体适应之后会及时喂血。虽然有时会有眷属分身乏术无法顾得上的个例,但这种昏倒在修道院旁边的,还真是前无古人。

保不齐是出调虎离山的大戏,或是有人将半吸血鬼作为诱饵,想把他杀掉。也就是说,现在很有可能有善于隐藏的强大吸血鬼守在附近。他可不像魔种,对四周的气息敏锐到能够不动手就能侦查到隐身的家伙来。

无论是哪种情况,对方迟迟都没有出手,大概还在观望罢。现在自己不能有太大的动作,先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好。

闪身咒语对体力和精神力都有一定的消耗,短时间内无法施展两次。张良原本打算速战速决,这下却傻了眼。四下无人,将这个昏死的家伙丢在这里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只能先想办法把这人运进去,还不能惊动他人而造成恐慌。

真是麻烦死了。张良抱怨着,但还是决定把这人先安顿好。

闪身咒消耗了一部分的体力,虽然背起他不是问题,但是这片地方可没有什么暗门,要进去就得翻墙,他还得抱着言灵之书呢。

体力一直是他的硬伤,翻墙也确实不够优雅。更何况……这人要是醒过来就麻烦了。张良思索片刻,自掌心释放言灵,金色的字符就像小小的蝴蝶,飞入院内。

教廷内人人皆知,教皇幽默风趣不拘小节,时不时会弄出些麻烦来,这时候就得靠他身边的两大得力助手——福音主教和特使先生了。而这两位则是情同手足,可能是因为都得为同一个调皮捣蛋的大爷擦屁股吧。

此刻的二人之一——主教张良,在一个不该有意外的小小夜晚遇到了些小小的意外。于是他思忖片刻,选择向办事干脆利落的兄弟求助。

言灵按照张良的指示,顺利地找到了正在为明日外出做准备的特使韩信。韩信明天要去王国的勇者公会进行半年一次的情报交流,今晚就得把所有东西收拾妥当,第二天日出之前就得出发。

这时候金色的小蝴蝶飞到他的眼前,在他鼻尖前欢快地舞动着。韩信立刻放下手中的备用文件,抓起外套就拔腿奔向言灵示意的方向。他是少数能够读懂言灵的人之一,张良曾经教过他一些符号的含义。此刻它传达的信息是“求助,速来,不要声张”。

韩信深知张良不是莽撞之人,他说是要帮忙就是真的出了状况。所以无论现在手头有多忙,都一定要赶过去。他加快步伐,轻巧却速度奇快地在一个个屋顶上飞窜。这里和花园有些距离,言灵仍在前方飞速前进。

而张良这边确实也开始变得棘手起来,他被动地等待支援,又时刻观察着那人和四周的变化。束缚咒不可能长时间起效,两次使用之间也有一定的时间间隔。这人要是醒了,除了用言灵之书砸昏他,张良还想不到更好的方法。

那人呼吸清浅,仿佛下一秒就要睁开眼来。张良有些紧张,旁边很有可能还藏着个根本发现不了的家伙。

还好,片刻之后他就感受到熟悉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仿佛安慰他一般,韩信故意将自己的气息释放开来。这也是为了警告来者:救兵来了,现在走还来得及。

跳上最后一个房顶,银发的特使双脚发力,直接跃过了围墙,在张良面前轻巧落地。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韩信毫不费力地跳过围墙时,张良突然很想打人。不过人来了总归是好事,张良想着先请韩信帮他把半吸血鬼搬回去,自己则翻墙进院。反正今天穿的是修道院统一发放的便装,少了主教服繁琐的装饰,这样的运动还是能做的。

韩信摆摆手表示哪用这么麻烦,随即伸手把半吸血鬼和张良拦腰扛起,一边一个放在肩上,脚一蹬就飞离了地面,又在院内花丛边稳稳落地,旁边的玫瑰花甚至没有被气流吹动。身轻如燕也不过如此了,仿佛肩上根本没有这两个包袱。

还不如爬墙来得优雅,张良更想打人了。同样是男性,为何体质差距这么大。好在那半吸血鬼也是弱不禁风一把被捞起来的样子……

“嘿,这哥们看着挺轻的,还有点腱子肉。”韩信把他们两个放下来,张良生气地把那人扶好,发现韩信还真没说错,他的胳膊称不上强壮,但抓起来还是很有分量的。

啧,不要对咒术师的体能抱有太大期待谢谢。

韩信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怒意,清了清嗓子示意他开始聊正事。张良并不温柔地把那人搁在花园的石板上,没有发现他有任何要醒的征兆,推了推眼镜,开始叙述事情的经过。

思路清晰谈吐优雅,张良的叙述很快结束。韩信除了在他说到“我体力不足,难以将他带回庭院”时忍俊不禁吃了眼刀外,认真地听完了前因后果。

Tbc

PS:红衣主教是一种玫瑰的名字,也是枢机主教的别称哟。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