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请勿吸烟~✰

是的,尤其是在孕妇和小孩身边时

一直到七月都要为人生大事【?】努力
不然就要没大学上了

对充满日常因素的非日常个体很感兴趣?

【白鹊】校园三十题·二

前文

【校园三十题】第一次打招呼【白鹊】

  事实证明秦缓错了,他这周关了朋友圈,太吵。

  这几天大家都在转发新生的照片,哪班的学妹最好看啦,哪班的学弟是潜力股啦,八卦是人类的本性,这点他理解。但是十条里头有八条都在刷同一篇帖子,主角自然名声大噪,可以说是被迫成了风波的中心。

  李白。这人的名字最近高频出现。秦缓觉得自己被狠狠地打了脸,他早该知道跟德育处主任扯上关系总没好事。而这位勇士以手抢其头,英雄事迹在校园里病毒式扩散开来。就连高三都遭受波及。

  当然,这样的帖子校方必定不会让其久留。原帖早已不见踪迹,但早有智者保存截图,实乃亡羊补牢。

  顶撞主任,本也只能作为同学之间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但真正让这人火起来的,说来庸俗,可确实有理——长得帅。

  秦缓划划屏幕,然后锁屏,接着就是无奈的叹息。连高三理重班的聊天群都沦陷了。不知是哪位高人拍下了人家在开学典礼的睡颜,但凡是没有老师的聊天群,都有过此照的痕迹。

  面对群上女生的各种星星眼,他无话可说。现在的女孩子大概对“长得帅”有些误解,别的不说,像素糊成这样秦缓都能够看见那人嘴角挂着的口水丝。脸是挺好看,但气质如此不佳,居然也能被强推为高一级草,甚至要挤掉校草的位置。女孩子们夸奖他的形容词堆叠得语文老师看了想打人,所在班级的门口永远有人朝里张望,试图一睹芳容。

  原来在暗恋者的眼中,口水拉丝的样子都如此风流倜傥,感谢诸位对秦某的不吝赐教,抱拳了老铁。

  话及此处,秦缓对这人可谓是又无奈又同情。刚开学一周就成了风流人物,连出教室上个厕所都有人指指点点,还得接受塞满一柜子的粉色信封,小学弟怕是十脸懵逼。不然为何他本人至今不肯发表自己的见解,连校花学姐的好友申请都迟迟没有答复。

  谈资归谈资,迟早要被嚼烂吃腻的,没几个网络流行语能活过三个月,理重班化学课代表觉得还是担心一下月考的排名更实际些。于是在学习委员昏昏欲睡之时主动请缨,跑去教务处拷贝第一次月考的名次表。

  他回头看了一眼同样口水拉丝的学习委员,唔……

  还是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样当上级草的。

  教务处在楼下的高二教室旁边,与德育处和与文印室共享一片走廊。正值午饭时间,除了高三还在题海苦游,所有学生都蜂拥食堂,午间的教学楼呈现少有的寂静。

  办公室里没有人,老师们到了饭点也相当积极。按照惯例,老师留了一台电脑,桌面上就存着各班的与全年级的详细排名。轻车熟路地保存好,秦缓把u盘塞进口袋里。

  人烟稀少的教学楼让他心情大好,便由着性子从另一侧的楼梯上楼,能经过幽静的走廊。

  然而在他刚好路过德育办公室门口时,宁静致远之意全无。主任的严厉训斥自敞开的门传出,穿透了整个楼层,吓得他下意识顿在了门前。这一停,屋内的人显然注意到了他。

主任的大嗓门怎会轻易停歇,见品学兼优的学生代表停步,自然要对训斥对象大做文章:“这不是秦缓同学吗,你来一下。”

如果怒意可以燃烧,他可能已经自焚三次了。但是没有任何办法,识时务者为俊杰,主任用着期待明日之星的目光看向他,不进去是要写千字检讨的。

于是他面上稳如老苟,实则慌得一比地走进办公室。主任见他进来立马喜笑颜开,先是亲切地让他坐下,又关心慰问了几句,当即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是乖宝宝的感觉。见主任都站着训话,自己怎么敢坐,于是秦缓推说几句,站得离办公桌有些距离。主任见此,脸上笑意更深几分,却又倏地一变,就像撕下假脸皮一样瞬间怒意十足,继续数落办公桌前罚站那人。

那人根本不用猜,能让德育处主任气成这样的,只能是那个李白。秦缓开始怀疑,正是因为此人在他演讲之时袭击德育处主任,最近才会觉得心乱如麻烦躁不已,身中德育水逆buff。

此时主任话锋突转,针尖直指李白,他自然也是低眉顺眼埋头不语。有了模范三好生在一旁做对比,主任的斥责更是滔滔不绝。明明一个脏字都没蹦,硬是把人骂得狗血喷头。

秦缓心下突然一凉,这下是真跟李白结下了梁子。以后路上碰到岂不尴尬非常,更可能被他的小迷妹轮番diss。他本人虽然不在意垃圾话,但要是因此遭到骚扰可不好。

就这样,他面上不说,心里却在思量着待会儿怎么和学弟冰释前嫌,尽管他们一句交流都未曾有过。大约五分钟后,主任终于喷累了,转身从饮水机上抓起保温杯猛喝一口,又深呼吸一回,好像他折寿了五年一样。

“……唉,我也就不说你什么了,你自己还要继续反省。你那检讨我看过了,写得还不错。你好好学习一下高年级的秦缓学长,有空请教一下,看看人家为什么这么优秀,不要没大没小的……都回去吧……”地中海在白色的灯光下直晃人眼,主任挥手赶人。

秦缓觉得自己折寿了五年。他曾认为教师代表的三分钟演讲让时间都放慢、凝固了,可未曾想到这来自主任的五分钟训话仿佛一世,只有兜里硌腿的u盘告诉他自己还没有转生。

他自认为不擅长与同龄人相处,想率先一步走出办公室又觉得不妥,于是跟在了李白的身后,顺手把门带上。

现在,寂静的走廊上只站了他们二人。

秦缓不知如何反应,二人已成阶级敌人,而李白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生气或者是特别难过的迹象。他看着对方的背影,跟随上前。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秦缓对自己的社交力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他本就不擅长与人交往,除非对方死皮赖脸自己又欣然接受,这样认真思考如何向别人开口非常少见。

但想一想,班上那几个吃饱了撑着的家伙又要拿着欺负学弟的鬼扯理由挖苦自己,传出去了名声确实也不咋好听。他秦缓是不太在意别人的目光,但是受排挤这种事情也绝对没人喜欢,能避免还是要尽量避免。

毕竟,比起当德育主任的“走狗”,他还是更加喜欢加入广大的人民群众中去。

  唉,但是,但是,但是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秦缓想了又想,不知不觉间已经跟随李白走到了楼梯口。再不开口,李白就要下楼了。

  “咳……”

  成功引起了走在前面的李白的注意,身形瘦长的少年一顿,又回过头来打望学长。秦缓突然紧张起来,被盛着疑惑的蓝色眸子一盯,反而又不好意思了。尝试与他对视一秒,学长首先败下阵来,视线一到一旁闪躲着。

  “噗嗤……”约莫过了三秒后,站在前面的李白眉眼一弯,竟笑了起来。秦缓惊愕,视线移回他身上,进而又听那人毫不避讳地朗声大笑几声,一时间思绪翻涌不知如何作答。

  李白见他惊异,眼睛都微微睁大,顿觉有些过火,只好憋笑安慰道:“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学长你不要生……噗哈哈哈……“

  话说了一半又开始笑起来。秦缓觉得自己大概是病了,病得不轻,居然还在考虑怎样和这样的人缓和关系,两分钟前的自己一定是石乐志。他从惊奇中缓过来,抱臂看着面前已经笑得弯腰的李白,面色不悦。

  李白再怎么迟钝也能感觉到面前的人有些不高兴了,一抬眼果然瞧见秦缓略微不耐的表情。他直起身来,秦缓便随着他的动作而移动视线,两人身高有些差距,秦缓微微抬头,翠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白,其中怒意十足,眉头微蹙,嘴角也抿成一条线。

  在一个彬彬有礼的三好学生身上,这大概是对陌生人感到愤怒的最大表现了。不过李白才不仔细考虑这个,他发觉眼前的人生起气来莫名的可爱,像只碰到狗的野猫,和平日给人沉稳安静的感觉不太一样,这大概就是反差萌吧。

  恍惚之间,他甚至想把手搁在他头上,顺顺毛。

在事态恶化之前,李白半调笑半安慰地开口:“对不起对对不起,刚刚好笑的事情积累得太多,没忍住……“

  接着他又被迫想起了主任的秃顶和夸张的言辞,又颤抖几下,笑了一会儿。

秦缓叹口气,微蹙的眉头终是放松了下来。转念一想,气氛已然活跃,想必小学弟也不会跟自己置气,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总拉着脸也不好,他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社会人模式,看着楼梯边上又笑起来的李白。

———————————————————————————————

没错,我,三十题一题能写2000+

我的行文就是这么拖沓【。

评论(4)

热度(37)